熟齡紀事:最偉大的無給職(詹慶齡)

出版時間:2019/05/16

分明是慶祝母親節,腦中卻不時響起「哥哥爸爸真偉大……」這首童年洗腦神曲,大時代下的愛國情操與父權影響力著實深遠,不經意就從意識深層冒出來,隨時提醒我們父兄的卓著貢獻與優越地位。
在長成一位成年女性,尤其是走入婚姻之後,才從心裡根本體會到「偉大」是無從比較的,撐起一個家,每個人施力點不同,重要性卻無二致,小時候自然而然地仰望家父長,以為賺錢養家的男性最了不起,殊不知,錢不會從天上掉下來,家裡飯菜也不會熱騰騰主動上桌,那個我們習以為常,一塵不染的家更非全自動化的產物,對於長期未曾鄭重看待主婦媽媽的勞苦,後來的我經常感到無比歉疚。

努力的為別人活著

自有記憶以來,母親就以「家庭主婦」的樣貌存在著,是一種非常令人豔羨的身分,從幼小的眼中看出去,每天在家的媽媽不用出外打拼,沒有考試升學壓力,「只要」叫喚我們起床上學、煮飯洗衣、清掃居家環境即可,偶爾情緒不佳還能罵罵小孩,甚為威風,作文「我的志願」從沒敢寫出來的真心話,其實是「長大後,我也想成為一個神氣又輕鬆的家庭主婦。」所幸,上天沒有理會這個無知請求,循循用另一種方式教我明白,世上沒有任何一個絕對神氣輕鬆的角色,特別是母親那個年代的家庭主婦。
強調「那個年代」並非意指現在主婦不夠辛苦勞碌,只是更加心疼上代女性長輩,身處過去男尊女卑的社會情境,無薪、無聲、無我,被視為理所當然地努力為別人活著,她們吞下外在的不公平內化為心理的一部分,彷彿天生該為服務其他生命而來,直到現在,我們許多人的媽媽還是習慣性地委曲自己,縮衣節食吃剩菜,將好的都留給家人,做為一個利他的存在體,她們的無私與堅韌,終究是我們這輩人不可能企及的境界。
今年母親節,難得的晴朗舒適,各地人潮印證了商業行銷的成功,在學人湊過大餐、禮物、康乃馨的熱鬧之後,如今中年的我面對老邁的母親,在意的已不再是一年只此一次的節日了,沒有任何禮物貴重到足以向這位偉大的無給職致敬,一輩子沒要過什麼的母親,晚年所需,也惟有日常關心陪伴而已。

資深新聞主播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