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選民如父母(朱宥勳)

出版時間:2019/06/12

近來我越來越覺得,「選民如父母」是台灣社會的一個特點。不,我的意思不是說政客以選民為衣食父母,所以對選民百依百順,極盡媚俗討好之能事的現象。而是反過來,我認為台灣的選民是在用自己為人父母的方式,來對待政治人物。在過去,我們有「父母官」或「愛民如子」之類的套語,用家庭的概念來隱喻官民之間的上下關係;然而在選舉期間,我們反而可以把這個隱喻倒過來講,看見「子女官」或「愛官如子」的選民。

而當台灣的選民把自己當父母、把檯面上的政治人物當子女的時候,就是悲劇的開始了,因為台灣是個爛父母很多的地方。
時至今日,許多人還是抱持者「無不是的父母」或「生了自然就會養、就會教」的迷信信念,並不覺得教養孩子是一件需要知識、需要有科學態度的事。

長女與金孫命不同

一切憑感覺行事的結果,就是很容易情緒化、極端化。幾乎在每個台灣家族都有這樣的爛父母戲碼:要不就是對子女求全苛待,考試考了95分也只問你為什麼被扣5分,而不管你如何努力了95%;要不就是對子女寵溺至極,犯錯了都是別人家帶壞,有多少錯誤都可以惜命命。
用這樣的框架來看民進黨初選之爭,就不難理解為何賴清德會被譏為「金孫」,而蔡英文被喻為「長女」了。在某些獨派「父母」的心中,金孫就是值得惜命命,就算他跟國民黨立委陳超明同台、就算他競選期間跑的節目幾乎都是「少康戰情室」這類節目,大有引國民黨群眾入關干擾民進黨初選的氣勢,他仍然是「獨派」的不二代表。而就算蔡英文這幾年在國防、外交上大有斬獲,對中國的態度寸步不讓,且全力累積台灣對抗的實力,「父母」們還是可以在「讀稿」之類的地方挑毛病。
長女扛起家業,而長輩不但毫無感念,還獨寵金孫,寧可把家業交給他敗掉。這樣的劇碼,台灣人熟到不能再熟了。
而台灣父母的另外一個常見的症頭是「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他們每個人幾乎都會要求子女好好念書、念大學,甚至可以的話去念研究所。然而當子女真的學了一套現代知識回家時,他們卻又怨怒子女的觀念與自己不合,「翅膀硬了就想飛了。」但當初不就是你希望他翅膀可以長硬,才讓他去念書的嗎?上述的某些「獨派」選民也是如此。2016年選蔡英文的時候,說的是自由、民主、平等,現在他們怨恨蔡英文,卻是因為她沒有用獨裁的方式直接宣布台灣獨立、特赦阿扁、消滅國民黨。反而是在行政院長任內因為缺乏溝通,製造出數波危機的賴清德,被他們視為「有魄力」的代表。
如此選民,如此父母,他們不願意接受現代社會的變化,也不信任教育水準更高、知識裝備更加精良的子女,這樣的結構,世代之間焉能不對立?

有功不賞有過仍寵

「信賞必罰」是教育學中基本到不能再基本的觀念,當子女做對時,父母必須給予獎賞;反之則必須予以適度的懲罰。這不但是要教導子女「公平」的概念,也是要讓子女產生「我努力是有用的、我怠惰是會有負面後果的」這樣的內在驅力。有功不賞,會讓子女失去前進的動機;有過仍寵,則會讓子女墮落起來沒有顧忌。
這樣對待子女,出了事情還只是一家之內的事而已。這樣對待官員呢?也只能說整個社會是自業自得了。


作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