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網評論:與中攻防漁業協定 台如何達陣(姜皇池)

出版時間:2019/07/12

7月4日在非洲模里西斯,我國以「捕魚實體參與方」(Participating Fishing Entities)身分,參加《南印度洋漁業協定》(Southern Indian Ocean Fisheries Agreement,SIOFA),成為該組織的一員。

漁業署指出,該組織是台灣繼「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CPFC)、「美洲熱帶鮪魚委員會」(IATTC)、「南太平洋區域性漁業管理組織」(SPRFMO)及「北太平洋漁業委員會」(NPFC)之後,再次有意義參與之國際漁業管理組織。並進一步強調:加入該組織可確保未來我國在該海域每年約1萬7000噸的油干產量。
對大部分台灣人而言,南半球非洲外海的南印度洋,或許遠在天邊,然台灣漁民「開疆闢土」,早早已在該海域建立作業船隊,在叢林法則下,從事奧林匹克式的捕魚活動,不折不扣地是該海域的重要捕魚國。但SIOFA之建立,必將衝擊我國印度洋漁業,更重要的是去年中國提出修正案,不僅要修改台灣諸多權益,更將阻擾台灣入會,資訊顯示,若中國早台灣進入成為會員,則台灣參與必將難上加難。

成功入會座次被刁

考量中國在此區域的強大影響力,加上台灣於此無一邦交國,更嚴重的是美國不在此組織中,沒有國家有辦法挺身與中國斡旋,是以此次參與,一開始即審慎節制,僅期待順利參加,確保漁業利益。因此縱使根據現行《南印度洋漁業協定》與其相關規則,我國在名稱使用上並非毫無選擇空間,但仍選擇我國在漁業組織參與中最常用的「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避免節外生枝。
但此種節制,並未換來中國善意,實質權益尚且不論,連座次問題,中國仍表示台灣須與其他各國有所區隔,座位須位於會議最後位置,若要按字母排序,則須依C字母排序,位於中國之側。不僅如此,中國又要求必須在CHINESE TAIPEI下加上Participating Fishing Entity(參與捕魚實體),以與其他國家級參與者相區隔。
然而蓋檢視過去20年來國際漁業組織慣例,凡台灣能正式參與者,若台灣接受CHINESE TAIPEI名稱,就是以T排序,「中西太平洋漁業管理組織」、「東太平洋漁業管理組織」、「南太平洋漁業管理組織」、「北太平洋漁業管理組織」等等,率皆如是。中國上述要求,是以往見所未見,大違慣例。
對台灣座次與稱謂問題,當主席詢問台灣可否展現彈性時,代表團豈能有所移動?蓋牽一髮而動全局,此地一讓,其他國際組織勢必亦將面臨「改名稱,變座位」的壓力與問題,但無法否認,縱使在中國尚未成為會員之前,即能藉其友邦,呼風喚雨,悍然無視20年來慣例,使大會近乎停擺,然或因如此,反引發各國反彈,主席最後裁示:仍依區域性漁業管理組織慣例。
從上世紀末,20餘年來,上述漁業組織入會議題,個人無役不與,然從未見中國如此蠻橫,儘管台灣是如此謹小慎微,中國卻仍「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改變「既有狀態」。在台灣參與國際組織議題上,除非是在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前提上,否則中國毫無「彈性」可言,務期趕盡殺絕。在中國日益強大,未來恐怕僅能再面對更嚴峻情勢。

中貶抑台國際反彈

另一方面,「歹命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此次參與,個人仍見有「光明一面」。首先,面對中國,國人仍是有團結的可能。當有資訊顯示中國會阻擾我國入會,為確保台灣漁業利益與國際組織參與,台灣必須先於中國入會,此際不論黨派,在短短半個月時間,該參與案即能通過立法院條約案議決程序。第二、中國確實強大,然即因其「過於」強大,國際社會成員反而對其蠻橫不再視而不見,對台灣處處封殺,面面貶抑,不必然皆能事事得逞,台灣並非毫無反抗機會。

台灣大學 法律學院國際法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