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行僧:虛擬記憶(成英姝)

出版時間:2019/09/12

最近在科學雜誌《Nature Neuroscience》有一則頗令人震驚的實驗結果,透過刺激腦細胞的方式,研究者成功對老鼠製造了有效人工記憶,形成遭受某種衝擊會聯想到特殊氣味的腦迴路,但事實上老鼠未曾真正有過這種經驗。虛擬記憶的時代或可能來臨?
記憶之於人的意義,記憶就等於人,我對此之入迷,在小說寫作裡特別鍾情失憶的題材,記憶的丟失等於白活一場,經驗值灰飛煙滅,失去對主體立場的認知和歸屬感的依據,而如果記憶還是人工製造、外部植入,或者受外力引導,那麼人的本質成了什麼?但我們對自己擁有的經驗、記憶、思考是否太自以為是,其實放眼望去多少人驕傲自豪大放厥詞自己的意識形態,聲稱這叫做獨立思考,其實全是被環境、外在訊息和教育洗腦,與被植入人工記憶但自己渾然不覺半斤八兩。

帶來可亂真的快樂

電影《機械姬》裡,主角身為程式工程師,受邀和一位人工智能機器人進行談話,測試機器人是否與人具有同等的思維能力,也就是著名的圖靈測試,當他陷入對機器人的愛與同情,如果人無法辨識對方是機器人,人能辨識自己是機器人嗎?不禁恐懼起自己該不會也是機器人?普通人看這部電影,不會聯想自己也有可能是人工智能產物,畢竟自己是從娘胎生出,有血有肉,照過X光,搞不好肚子都給打開過,這樣想其實太天真,你怎麼證明腦中一切真正存在?
記憶不只等於人生,記憶也等於時間,如果記憶可以被否定,也就意謂時間被否定,我就認真懷疑過自己不是真人,而是一具被植入虛擬記憶的生化人,還是才被製造出來,上一分鐘出廠,只是被植入了漫長人生的記憶,以至於深信自己一點一滴地擁有過那些不存在的時光──不是「我的」時間不存在,而是時間本身就不存在。
虛擬記憶的研究引起道德爭議,支持者認為透過這樣的技術能修補、治癒過去經歷過的痛苦造成的心理創傷,甚至帶來可以亂真的快樂,我想這太過樂觀,物理認知(神經生理)與哲學概念的理解(大腦思考)其實是兩個不同的生成方向,但不過分嚴肅看待記憶是好事,掙脫記憶的箝制,就好像你每天都剛出廠,其實人並不真的擁有過去和未來,確切的只有當下,只有那一瞬,源源流過,捕捉那一瞬之光。

成英姝╱作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