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齡紀事:甘苦人生(詹慶齡)

出版時間:2019/10/10

許多女孩羨慕她!職場上擁有一片天,三十歲嫁入富貴人家,老公愛,公婆疼,孩子乖,還有隨夫家關係更加廣闊的社交圈,以及本身公益善行回饋心靈的富足,財富、名聲、愛情、親情、朋友……綜觀世間一切象徵「幸福」的正向指標,她一樣不缺。
別說是外人,連她自己都難以置信,人生竟會峰迴路轉得如此戲劇化,眼前的光鮮圓滿,比之前半生堅忍悲苦的成長歲月,宛如兩個斷裂開來的人生,生命的地獄與天堂,她在五十年間已經切切實實巡禮過一回了。
與她聊天,經常看到淚水流溢,過往經歷加上天性柔軟使她非常易感,感同身受他人的破碎殘缺,為別人的悲歡而觸動感傷,她卻不愛談自己的故事,沒有避諱但盡可能不去深掘,因為「心理還沒完全準備好,與其勉強回頭,不如積極向前。」

映照著閃亮的未來

她確實這麼活著,每一天都過得充實精采,彷彿要將先前錯過的、遺憾的,在最短時間內補好補滿,依照她的樂觀理論「補課人生要歸功於先苦後甘,因為後面甘,才有能量彌補前面的苦,每個人都有他的黑暗期,幸虧我先經過了。」這般神采自信,我想,一方面基於苦盡甘來滿足現狀,同時也由此映照著閃亮的未來吧!
人活著,終得有個盼望,為了望向美好的明天,告訴自己先蹲後跳能跳得更高更遠,多少就稀釋了一點苦味,其後的快樂也將更顯甘美,不過,並非所有人都同等幸運,先苦的結果不必然是甘甜,努力不保證成功,「活在當下」儼然成為顯學的當代,許多務實者寧可「先甘了」再說。
前陣子讀一本人物傳記,即有這麼一段描述,作者敘述他在美國修心理學時,教授出題問到「如果你預知自己能活七十歲,兩種活法:第一是前六十年快樂,最後十年痛苦;第二是前六十年痛苦,最後十年快樂,你選哪一種?」在那個課堂上,大部分美國學生答案是第一種,雖然依時間比例思考,同學們的選擇相當合理,作者當時仍感到驚訝,身為小留學生,他很早就明白從快樂陷入痛苦給人帶來的絕望,當然,他與眾不同地選擇了答案二,把人生留給盼望。
真實人生自然不同於模擬題極端的二擇一,心理學教授碰觸的是關於選擇的複雜思考,選擇沒有對錯,而人生總是很難,這一題,我沒有答案。

詹慶齡╱資深新聞主播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