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極短篇:把大安區活得像花蓮(瞿欣怡)

出版時間:2019/11/09

我從來沒想過我會住在大安區,那得有錢人才住得起吧!然而,生命無法預期。
十一年前,我很任性地拋下一切,移居花蓮;四年後,又因為接了工作,從花蓮搬回台北,因為急著開工,所以臨時在復興南路找了間小套房住下。
偏偏我的小狗墨麗不適應套房,牠概念中的「家」是透天,有三層樓,要有客廳、餐廳、臥室,以及三間廁所。到台北小套房的第一天晚上,墨麗非常不安,不明白為何一直被關在房間,牠猛扒廁所的門,以為門後面會通往其他房間。我看著慌張的小狗,哀怨地說:「媽媽在這裡租不起透天,你認命啦!」小狗才不認命,牠很愛乾淨,不肯在套房廁所尿尿,我們只好一日遛三、四次。
比小狗尿尿更累人的是噪音。我們沒住過市中心,不知道捷運噪音的可怕,小套房正對著捷運棕線,捷運經過,轟隆轟隆還帶震動,比花蓮的地鳴地震還可怕。不到一個月,我們就嚇跑了。

生活到哪裡都一樣

生活果然不能偷懶湊和,得下定決心在台北安頓一個家了。我們找到國宅大樓,三房兩廳帶前後陽台,房租貴些,但住得舒服。
把家安置妥當,才能踏實生活,也才終於真正張開眼看看所謂的「大安區」。我慢慢發現,管他什麼「天龍國」,只要放下偏見,生活到哪裡都是一樣的。
新家附近有個小市場,賣豬肉的阿姨很會做生意,明明只是想買斤排骨,卻常常不小心就多帶一斤五花肉;賣魚的夫妻很會挑貨,魚還沒上架就被預訂光了;青菜攤比較可怕,三攤都是老婆婆顧著,站成正三角形,跟哪一攤買都會被怨恨,我孬死了,每攤買一點,誰都不敢得罪。
街邊咖啡館的服務生喜歡狗,去的次數多了,還幫忙代收快遞;小麵攤用大骨熬湯,見小狗經過,會讓我們打包骨頭肉回家。人情都是一樣的,你笑著對人,就會得回笑容。
我在巷口的舊腳踏車店買了台二手單車,噴成綠色,整天騎著單車在大安區閒晃。有事就去找土地公訴苦懇求,煩了就到大安森林公園慢跑,一如我在花蓮時去和南寺拜拜,去美崙田徑場跑步。
把家安頓好,讓心安靜下來。帶著微笑,住哪裡都是一樣的。

瞿欣怡╱作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