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打破階級藩籬的英格蘭橄欖球隊(劉云揚)

出版時間:2019/11/09

4年一度的世界盃橄欖球賽在上周六劃下句點,一路過關斬將的英格蘭雖然在決賽不敵南非,無緣在相隔16年後再奪冠軍,但已在英格蘭掀起一陣橄欖球旋風。
許多民眾守在電視機前為英格蘭加油,而眾多名人包含女王伊莉莎白二世、首相強生也為這支「薔薇軍團」加油打氣,王室成員哈利王子更飛到日本觀看比賽,也讓這項賽事在社群媒體上躍居頭號話題,全國上下一心的程度不言而喻。

階級標籤根深柢固

對不熟悉橄欖球的人來說,橄欖球或許給人一種粗暴魯莽的感覺,但其所展現的正直精神,對團隊價值的重視、對比賽的尊重,都被視為是培養紳士品格的重要運動,也因此在上流社會中大受歡迎,帶有濃厚的菁英色彩。
傳統來說,在英格蘭打橄欖球的球員,多半來自較富裕的南方,有很高比例是來自中產階級以上的白人家庭、念的學校也是私校居多。且其實橄欖球的英文名字由來,正是因為這項運動的概念,最早是在歷史悠久的私校拉格比公學(Rugby School)誕生。英國有句諺語是這麼說的:「橄欖球是文明人玩的野蠻運動,足球則是野蠻人玩的文明運動」,隱約道出英國人對橄欖球的傳統印象。
但其實橄欖球也曾是項全民運動,只是在19世紀末時,橄欖球聯盟就已有南北失衡的問題,多數賽事集中在南邊,也讓多為工人階級的北方球隊相當困擾。常常需要舟車勞頓跑到南邊去比賽,卻因此損失工資收入,影響到生活。
北方的球隊曾提議,要讓這些請假去比賽的球員,在比賽日也能拿到薪水,但生活優渥的南方球隊因秉持著業餘聯盟的精神,否決這項提議。過沒幾年,北方聯盟自立門戶,並發展出新聯盟的一套比賽規則。但後來傳到全世界的橄欖球,其實是南方業餘聯盟的這一套規則,也讓北方勢力漸漸式微,橄欖球也逐漸被與上流社會的運動劃上等號。

不再專屬白人菁英

然而這樣的刻板印象,在這次的國家隊中有大幅改善。今年「薔薇軍團」陣容中有超過三分之一的人來自BAME(黑人、亞洲人、少數民族)的背景。隊中的Vunipola兄弟有東加血統,分別在紐西蘭及澳洲出生。而四強戰的英雄之一Manu Tuilagi,則是來自薩摩亞群島的非法移民,13歲時靠觀光簽證入境後,一待就是6個年頭,要不是球迷後來發起請願活動並找來議員支持,他可能早已被英國政府給驅逐出境。
球員的家庭背景就更勵志了,黑人球星Kyle Sinckler是在南倫敦、充滿黑幫的環境長大,他一開始念的公立學校,甚至沒有橄欖球隊,是在一位老師發現他的潛力之後,才得到靠獎學金進入知名私校Epsom學院的機會。前鋒Ellis Genge甚至在青少年時有過3次被逮捕的紀錄,其中一次還害他從國家隊名單中被剔除。後來他下定決心,離開家鄉,他的橄欖球生涯才逐漸步上正軌。
如此多元背景所打造出來的一支成功球隊,也讓英格蘭民眾對他們好感度大增,也為被脫歐議題撕裂的社會,注入一劑強心針,更向全世界展現,靠運動融合不同族群的的完美典範。

英國特派員
作者為英國利物浦大學足球產業MBA生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