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棄式的公共藝術(呂清夫)

出版時間:2019/11/09

最近台中為了燈會準備拆掉花博逾億元的場館,一時引發爭議。台灣公部門似乎相當喜歡臨時性的設施,可能因為永久性的建設不但無預算可用,又需麻煩的保養。反觀巴塞隆納1929年的萬國博覽會有22件優美的雕像卻一直保留到今天,大阪1970年的萬國博覽會不但留下萬博紀念公園,著名的太陽塔等作品也被保留下來,場館更用來開設國立國際美術館、民族學博物館。但我們很少考慮永久性的建設,近日台北市的地景公共藝術與白晝之夜都是臨時性的設置。

藝術經費挪辦活動

尤有甚者,上述兩者的作品每每重疊,今年就有兩件作品同時出現於兩個活動中,白晝之夜只展一天一夜,過了就留給地景公共藝術節續展,地點都在美堤河濱公園。這種疊床架屋讓人有點意外,其實是重複使用展品。
媒體還曾披露,台北市文化局2016年曾推出地景公共藝術標案,其中一件砸420萬元,並與耗資1000萬元的白晝之夜活動時間及內容重疊,故被議員懷疑係將一案拆成兩包招標,政風處亦曾介入調查。其實兩案經費來源不同,一個使用公共藝術基金,一個挪用「台北設計之都」經費,無須一案二拆。問題應在兩案何以重疊?是否換湯不換藥才啟人疑竇?
現在公共藝術的經費常被拿去辦活動,台北市的地景公共藝術屬之,其實國際上並無這個名詞。但是大家似乎忘了「文化藝術獎助條例」對公共藝術的要求是「美化建築及其環境」。至於地景公共藝術卻要展示拋棄式的作品,問題是我們的建築及其環境都很完美了嗎?都行有餘力去辦臨時性的展演嗎?為此在2015年的總經費已經高達1700萬元。
台北市的地景公共藝術應係受到桃園地景藝術節的影響,因為2014年桃園地景藝術節11天活動吸引了200多萬人潮,台灣很少有舉辦兩年就成功打響知名度的活動,所以台北自然受到激發,辦起了地景公共藝術。但是根據當年桃園文化局長張壯謀指稱,他們係受日籍策展人北川富朗的影響,認為桃園也應該尋找令人感動的在地元素。
只是北川當初的企圖曾被說成一種拯救偏鄉大作戰,因為他想讓他的故鄉新潟來個大翻轉。新潟原來是個偏鄉中的偏鄉,年輕人統統跑光,他們如有歸鄉,通常是為著回鄉奔喪,老年人也因此變得沒有自信。所以北川憑其豐富的策展經驗,招徠全球著名的藝術家在此舉辦戶外展覽,但須使用當地的媒材,即使是當地的小草或小路都可以變成創作的材料與舞台,至於在東京、紐約可以做的作品則不在考慮之列。而藝術祭過後,這些作品多保存在當地的展示館中。
他這一策展使得人去樓空的老屋都好像還魂一般,處處擠滿了人,甚至變成了旅社,帶來了龐大的觀光財,至於老一輩因與外地人乃至外國人的互動,也恢復了自信。這個新潟的藝術祭通稱山的大地藝術祭,成功之後陸續辦了好幾個活動,如瀨戶內又辦了海的大地藝術祭。新潟最近一屆有44個國家的378件作品(其中206件列入永久保存)展出,經濟效益超過50億日圓,瀨戶內的經濟效益更高達132億日圓。

地景藝術應永久性

我們跟日本最大的不同應是經濟效應並不清楚,並且是臨時性的展示,作品展過之後並未保存,同時未必與當地背景有關,接地氣不足,他們不會有桃園的黃色小鴨或台北的手提大音響,這些作品都不能稱為地景藝術,僅能稱為戶外藝術,地景藝術通常是永久性的,類似澎湖的雙心石滬。說起來像美堤河濱公園本身重要的不在拋棄式的展演,它應該要好好規劃永久性作品,像巴塞隆納公園中的藝術品那樣,使它更像個真正的公園!

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研究所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