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長應為教育家而非慣老闆(陳書涵)

出版時間:2019/11/09

近日,才因學生貸款是否應免息,大學學雜費是否負擔過重吵得沸沸揚揚;日前,幾位私校團體的校長召開記者會,談的卻不是此等議題,而是針對仍待審的「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反對教育部針對辦學有問題的私校進行介入與監督,並表示「若指派公益董事、監事到私立學校,形同政府侵占私有財產」。

在意學費不要監督

諸位私校校長的論點令人瞠目。首先,私立學校並非「私人企業」,而是「私人捐資」興學,眾人捐出了一筆錢來創辦學校,不是拿來開公司。捐出來的錢當然不是私人財產,這應是非常基礎的法律常識。否則,依靠個人捐款的財團或社團法人,難道就會成為了捐款人握有股份的「私人團體」嗎?捐錢給慈善團體後,能主張那些捐款是私人財產,日後要求返還或私用嗎?
更遑論以台灣私立大學為例,學校辦學的經費來源多半是政府的獎補助款與學生家長的學雜費,也不是董事會或校長的財產,如何衍生出「派駐公益董事就形同侵占私有財產」此等邏輯不通的說詞?就連針對公股佔一定比例的私人企業,政府都可派駐勞工董事,更何況是針對辦理公共教育事業的大學。
再者,從過去經驗來看,都可以發現正是因為教育部對於私立大學的停辦至退場過程中,缺乏有效且迅速的介入與監督,才會導致以永達技術學院為例,停辦已逾5年,校產溢流了高達3億多元不知去向,日前更遭屏東地方法院裁定董事會不當違法挪用校產。種種私校粗糙停辦的慘痛經驗,教職員遭欠薪,學生被迫轉退學,這些遭受不利對待的青年學子,許多都是得負擔鉅額學貸與打工壓力,這種前例所造成的錯誤還能允許一再發生嗎?
近年來我們從部分私立大學校長與私校董事會的發言內容中,發現一個弔詭的現象:這些私校校長與董事在意的議題,不是如何辦好教育,或是該如何改善教育品質,卻只是經常性地拋出:「為何不讓我們調漲學生學費?」「為何要增加政府與社會對我們的監督?」「為何不讓我們彈性化使用勞動力、降低人事成本?」
召開記者會的幾位私校校長們,在總統大選前對高教提出的「建言」竟是要求讓私校一手向政府拿補助,一手調漲學生學雜費,但卻又矛盾地要求政府去除對私校的監督與管制。他們要求支薪給「校董」,卻對於許多研究經費與年終獎金遭打折的私校教師處境視而不見,也一再放任大班化,不顧學生的學習感受。在他們的話語中,學生與教師不再是一所大學中的主體了,學生彷彿就是提款機,而教師就是支出成本上的負擔。所謂大學教育的核心,校園民主的精神其實只是虛幻的口號。

錯把私校當成私企

這些私立大學校長恐怕忽略了自身最重要的職志應該是用心辦學,忽略了學校最重要的主體是學生,錯把私立學校法人當成「私人企業」,錯把私校校產當成「自家家產」,才正是反映台灣高等教育這幾年發生的諸多亂象最顯著的問題之一。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辦公室主任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