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權益盛行 外送平台緩步(蘇俊吉)

出版時間:2019/11/09

「餐飲外送平台」整合各式店家,提供外送服務,消費者可以直接在App選擇餐點不必出門,如此便利的服務在全球各地展開,但在各家外送平台意外頻傳,引發社會對經營模式、勞工權益、工作安全及職災保險等多項議題進行關注,卻鮮少有明確的定論。根據勞動部職安署調查,今(108)年10月30日公布外送平台僅戶戶送(Deliveroo)被認定為屬承攬關係,其餘平台業者和外送員皆屬具有僱傭關係,意謂著其他業者必須幫勞工投保勞保與提繳勞退,只有戶戶送不用,但尷尬的是公路總局認定戶戶送未申請汽車運輸業營業程序要求勒令歇業。
勞動部的看法是平台業者有指揮外送員,那麼外送員在處於不對等的地位下,雙方就是僱傭關係。公路總局的見解是,只要從事外送服務,就要申請許可。台北市勞工局在11月1日所預告的「外送平台業者管理自治條例」草案,不管你是僱傭還是承攬,業者都要為外送員投保意外險。那麼外送平台業者合法了嗎?當中主要的爭議點仍在於「外送員」是否適用於《勞基法》。

文明社會承受不便

平台業者認為自己是新型態勞動力需求,適用採取承攬制度,在營運初期早就研究過台灣法規,法規在沒明確說不行狀況下,換言之就是可以。戶戶送則認為又沒有向客戶收取運費,自己不是經營汽車運輸業,所以不用申請許可。
如果在營運初期,政府就大力取締外送平台,可能不會引發太大的爭議,但時至今日意外頻傳發生後,台灣約有5萬名從事外送員工作,每月有200萬人次使用外送平台的服務,如果把外送平台逼急了,全部離開台灣市場,影響的不只是250萬到300萬的消費人口,還有5萬名外送員的工作人口,已然成為政府施政的難解的題目。此外,即使平台業者不認與外送員之間的僱傭關係,當發生勞資爭議時,在各國法院判決案例中,多數會從嚴看待。
就筆者觀察,越進步的文明國家,從事外送員的人口比例就越少,日本2019年約有1萬5千名Uber Eats外送員,而中國早在2018年外送員就高達700萬人口。不只是外送平台,在其他的共享經濟例如網路叫車平台也有同樣趨勢,在東南亞國家與中國的從事人口數量比例,遠超過歐美日等國。共享經濟即便包裝著創新數位科技,在勞工權益意識越盛行的國家,發展卻反倒越落後。如果把勞工意識及社會福利安全體系的建構視為文明社會的象徵,邁向文明也許社會就是要承受文明的不方便,那麼即便沒有了外送平台,也是需要忍受的不便利。

工程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