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美麗島事件改寫了歷史(陳芳明)

出版時間:2019/12/03

台灣戰後的嬰兒潮世代,既經歷二二八事件,也經歷白色恐怖,更穿越美麗島事件與林家血案。縱然未曾經歷戰火的煎熬,卻不時活在死神的陰影之下。「自由中國」的台灣,早就失去自由了。對這個世代生命的最大衝擊,反而是黨外運動、中壢事件、鄉土文學論戰、美麗島事件。這些關鍵政治事件,都發生在1970年代。如此重大的歷史轉折,全部都根源於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當台灣不再是所謂的中國,被壓抑的台灣便不再受到壓抑。
發生於1979年12月10日的美麗島事件,總結了整個七O年代的黨外運動。而那是另外一種終結的開始,依賴戒嚴體制存活的國民黨專政,在進入1980年代以後,逐漸遭受了新生代與社會運動的反撲。首先是黨外雜誌的普遍誕生,接著發生的是學生運動、女性運動、勞工運動、原住民運動、同志運動的普遍展開。這些運動內容,反映了國民黨體制再也不能滿足社會要求。一個全新的公民運動,逐漸取代單獨的黨外運動。公民運動,一言以蔽之,就是以複數選擇取代單一價值。

開啟社會全新想像

如果仔細觀察美麗島事件,當可發現當時的黨外運動,已經埋藏了日後公民社會的內容。而這樣的內容已經超出國民黨的想像,也超越了本省人、外省人的界線。人權的定義,再也不是言論自由、結社自由所能局限,而是深入挖掘整個社會的不公平制度。戒嚴體制帶來的最大傷害,絕對不是喪失了政治參與權,而是整個人的價值都徹底喪失了。如果失去抵抗權,就失去做人的基本權利。因此,美麗島事件不僅是終止威權體制的擴散,開啟了對整個社會的全新想像。
如果觀察八O年代的黨外雜誌,就可以發現截然不同於《美麗島雜誌》。多種不同命名的刊物普遍誕生,《生根》《關懷》《鐘鼓樓》《新生代》《博觀》《進步》《新潮流》《自由時代》《八十年代》等。這些刊物上的文字,遠遠超過美麗島世代的批判力道。必須從這些多元價值的內容來看,才能夠對照出美麗島事件的歷史意義。這個政治事件是一粒麥子,不落在地上,就不可能遍地開花。當時的領導人:施明德、黃信介、陳菊、呂秀蓮、林義雄、張俊宏、姚嘉文、林弘宣,分別被判刑無期徒刑、14年至12年徒刑,這是一種惡意報復的政治審判。
40年的時間,未及半個世紀,台灣從一黨獨大轉型成為多黨林立。台灣民主也正式進入總統直選的階段,甚至還邁入政黨輪替的階段。小小的台灣,竟是一個充滿各種噪音的島嶼。美麗島事件犧牲太多前輩,甚至林義雄家族也付出不堪回首的代價。但是歷史與時間並未消失,而是換取了公平與正義的社會。民主是一種文化累積,也是一種歷史轉型,更是一種政治內容的提升。在整個華人世界,台灣不只升格成為華文文學重鎮,也是絕無僅有的民主開放社會。經過了美麗島事件,台灣就完全不一樣了。


政治大學台灣文學
研究所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