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民主法》通過只是開始(陳永政)

出版時間:2019/12/03

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正式生效,而且是由國會接近全票通過,總統不敢否決的情況下成為正式法律。近年美國朝野少有如此廣泛共識,法案通過本身就是美國對北京的強烈訊息:「中國若繼續削弱香港自治,以之作為跳板進軍世界,美國絕不袖手旁觀。」香港經過半年慘痛抗爭,《人權民主法》通過無疑是國際戰線的重要成果,亦補強了本土持續抗爭的基礎。然而,單是法案通過,還是遠不足以保護香港,抗爭之路仍然漫長。
當然,法案通過本身已具重要政治意義。現實政治中,具有殺傷力的工具一旦出現,即使從不使用都會形式牽制力量。就算美國按法案準時逐年認證香港獨立關稅地位,亦不實質制裁香港官員,單是美國「可以進行制裁」這事實,就足以迫使北京與港府事事考慮美國立場,並大大加強美國提出任何意見的影響力。如此一來,法案就彷彿在香港周邊立下一個安全圈,北京將難再以大動作摧毀香港自治,2003年23條立法、《逃犯條例》等危急狀況,相信不會再輕易出現。

持續推進民間外交

不過,情況對香港也不是一面倒樂觀,法案最終通過的是較弱的參議院版本。當眾議院全票通過《人權民主法》後,在個別親中參議員有保留下,參議院一度擱下法案,若不是香港情況急轉直下,出現中大、理大兩場流血抗爭,對美國政壇構成壓力,法案亦難以在如此短時間內以熱線方式通過。而為免夜長夢多,眾議院直接接受參議院版本也是正確決定。
不過,代價就是所通過的法案為較弱版本。在眾議院版本中,制裁對象可以是「侵犯削弱香港自治的官員」;但現在通過的參議院版本,則只會制裁「嚴重侵犯人權」的人士。當然這也不是軟弱無力,但所謂「侵犯人權」的演繹可闊可窄,範圍程度都非常不清楚。例如,不落實真普選,是否侵犯人權呢?按《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則是,但若按《世界人權宣言》就不是這麼清晰。因此,法案的執行其實屬於「政治操作」多於「司法執行」。雖然《人權民主法》已向中方發出強硬訊息,但條文上,美國還是留了一手,可以介入同時,亦可以抽身不作任何動作。而決定美國如何介入的關鍵因素有兩個。
首先,最決定性因素始終是美國對華部署。無論是中美貿易戰,南中國海及亞太整體戰略安全,甚至遠及非洲政經資源爭奪,介入香港都可以成為有效施壓點,但倒過來說,美國亦可以不介入香港為籌碼,以換取其他利益。美國來援,從來就不可能只講理想,以國家利益部署理解,方為正途。
但是,香港人本身並非完全無力影響美國政策。另一關鍵因素,就是香港人能否持續有效推進民間外交。香港事務上,香港人的最大優勢,是熟知香港局勢。例如,美國要制裁香港官員,也得先知道誰跟誰應該被制裁,亦需要大量證據確定某人的確值得被制裁。香港抗爭者若能持續有系統地蒐證,建立恆常更新的建議制裁名單,並組織各種美國國會聽證、媒體文宣行動,就可以加速推進美國制衡「侵犯人權人士」的過程。降低美國介入的資訊及政治成本,讓美國社會政壇關注香港變成常態,就會大大影響美國對港政策。

建立美港遊說渠道

為此,相信香港的抗爭運動不會停留於組織亮眼的示威行動。我們很快會發現,抗爭者會建立各種民間組織,與美國官方機構及公民社會建立恆常溝通遊說渠道。即使不是專職民間外交的組織,亦會開始著手準備到外國作證的資料文本,務求當時機來臨時,讓美方低成本地對焦香港的關鍵事務。這將是香港抗爭國際戰線的發展趨勢。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通過,代表著美國對港政策轉變的里程碑,但這絕非終點亦非定局。美國國策、中方反制,以至各種國際力量將會左右著法案的效力。而當中最關鍵的,依然是香港人抵抗暴政的決心與意志。不過,無論局勢如何發展下去,作為中美衝突最前線的香港問題,各方互動的遊戲規則已經大幅度改變。

耶魯-新加坡國立大學學院助理教授、香港高教公民召集人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