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網軍殺人

出版時間:2019/12/04

台北地檢署以侮辱公務員及公署罪嫌起訴「卡神」楊蕙如與支領其金錢報酬的網軍蔡福明。儘管並無直接證據足以顯示,我國派駐日本大阪辦事處前處長蘇啟誠去年輕生,與楊、蔡等人在網路上針對燕子颱風造成的「關西機場事件」為駐日代表謝長廷開脫,並帶風向強力批判大阪辦事處有關,但這起事件已經可以看出,所謂「網軍」的操作有多麼組織化與系統性。即使這類的操作「還沒有」直接奪人性命,但毀人形象與名譽的殺傷力已怵目驚心。
可怕的是,政黨、政治人物養網軍,已蔚為風潮,不跟上腳步,不僅是老土與落後,還會落得被殺被毀於無形的結局,以致各黨及許多政治人物出於攻擊或防守的動機,都建置了規模或大或小的網軍,攻防手段與時俱進,但也更暗黑卑劣。
匿名、集體與競爭吸睛能力的特性,本來就使得網路上的言論容易趨向誇張乃至極端,更何況「網軍」是基於特定目的,針對特定目標,為擊敗或摧毀所設定對象所建置的特種部隊,出手當然更加狠毒。

人性卑劣網軍盡現

而且網軍往往既是沒有番號軍籍的僱傭兵恐怖殺手,也是打了就跑射後不理的匿蹤武器,雖名為「網軍」,卻少有「軍紀」可言,只求最迅速且有效消滅對手,而沒有道德底線與傳統戰場上的《日內瓦公約》可遵循。人性最卑劣的一面,在網軍世界裡盡現。
也就因為如此,網軍出手是沒有道德壓力的,鍵盤殺人比子彈還有效率且精準,但政黨與政治人物固然能夠利用隱藏身分的網軍帶風向、轉移焦點或幹掉對手,網軍無紀律無節制的殺伐,也可能造成自爆乃至自殺的後果。
韓國瑜有一群粉絲曾經是令許多人聞風喪膽的網軍,「韓粉出征,寸草不生」,多少藍綠英雄人物與一般尋常百姓都慘遭毒手,但也就因為護韓護到不擇手段,對任何非奉韓為聖為王者,皆粗暴征伐,韓國瑜又未在情況失控前出面節制,結果不但這支網軍一切胡作非為的帳,都要算到韓國瑜頭上,根本無法切割,這支惡名昭彰的網軍,也因而提供對手可以輕易滲透臥底反串栽贓的空間。韓國瑜神話崩壞的慘劇,就是從此處開始,傷害至今仍難停損。
現代政治與選戰恐怕已難避免動用網軍,參與這種新型態的攻防的各方,如果不建立一套交戰準則,將使本來就無所不用其極的政治鬥爭更殘忍,而且每個人最後都可能成為受害人,不但要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價,也要為自己沒做的事負未必應負的責任。
由於楊蕙如過去與謝長廷關係密切,而蔡福明則是支領楊蕙如金錢的網軍,楊、蔡的作為勢必令人產生聯想,這對謝長廷固然未盡公平,可是同樣事情倘若發生在當初批評謝的一方,不難想見必然也會被上綱上線至層次極高的政治陰謀.風暴不會小於現在。

恐怖行動毀人名節

網軍戰爭具有恐怖行動的特質,也進入誰都有網軍,誰都可能遭網軍荼毒的恐怖平衡狀態,但在各方願意建立網軍作戰規範之前,網軍殺人,無論是奪人命,或毀人名節的事件,還會持續發生,而且還會更形惡化,成為威脅民主社會秩序的一顆顆地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