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急就章 爆工程界信任危機(賀陳旦)

出版時間:2019/12/04

高雄橋頭科學園區聯外道路工程要開工,引發中央和地方政府為典禮日期互相嗆聲。繼而演繹出「誰更關心人民發財」?把開闢道路的時程和引進廠商的榮景連在一起。事實如何呢?
橋頭產業園區是從高雄新市鎮劃出一塊農田變更出來的。民國83年就公告的2170公頃新鎮特區,開發並不順利。去年為了擴展南科到高雄境內,動了變更新市鎮的念頭,近半年又因為要迎接台商返台投資,發揮超高行政效率,快速審定365公頃土地變更為橋頭科學園區,其中劃設了185公頃產業專用區,比變更前的35公頃增加了5倍,整個新市鎮的社經方向有重大改變。未來環境影響評估過程可能還會有相當爭議。
這兩天端上媒體爭議的聯外道路也是變更項目,既有770公尺長的友情路路段要從12-15公尺拓寬為30公尺,將來連接60公尺寬的計畫道路1-2成為高科園區北側幹道。引發這次中央vs.地方爭議的5.25億元道路動工典禮,大部分花在土地徵收4.4億元,工程經費只有8500萬元,算不上是什麼值得看黃曆挑吉日開工的大工程。
強調這條770公尺道路要趕緊動工的理由,說是要趕快配合台商返台興建的工廠與進出物流。坦白說,有點誇大其緊急性。先不論整個計畫經過環評和區段徵收工程還要好幾年;僅就道路系統而言,友情路就算拓寬了,要等3公里長1-2號道路,加上跨越高速公路陸橋12.5億元工程完成,才能相連成線,發揮園區聯外功能,相信也要好幾年以後。當然,這一場開工典禮,代表政府決心,象徵地方發展,是件好事。可是沒有急到要扣帽子、發惡言的地步。

難以為繼發包流標

這個「急」字,不僅傷了這一次中央和地方間的信任;因急切誇大動工典禮儀式也傷害工程的實質面。包括:超過83%是土地徵收費的拓寬道路,真的是最適宜的聯外方案嗎?還是為了最能獲得在地支持,可以最早執行(其實並不需要那麼趕時程)?又如,進出園區大貨車跨越高速公路再繞行地方既有縣道,是銜接國道的最適宜方案嗎?要是仿照竹科的動線,用拉長的複式交流道直接上下高速公路呢?這些,會不會在隨後的環評中被質疑、被改變?前天的動工典禮會不會躁進了點?
這一陣子公共建設不斷跳脫程序推出,隱隱然成為主事者魄力的象徵。然而,快速決策有時候思慮不周,就會延宕後續執行,甚而要改變原計畫或叫停。建設難以為繼最明顯的例子就是發包流標。許多大工程幾次追加預算都不能順利決標,不見得是因為營建業供不應求,業界吊高標金;也不完全因為社會住宅和台商廠房把勞工搶走;最新的原因是營造廠越來越不敢承接急就章的公家工程!
許多國家都把重要公共工程和優良營造廠商當作是營建產業提升的連體嬰,傑出傳世的公共建設,有賴有規模肯研發的廠商,工程品質和業者品牌交互激盪成長。政府甚而用限制投標資訊,給優良廠商特殊挑戰和相應的鼓勵性條款,讓這個火車頭產業提升具國際競爭力。台灣呢?依據工程界統計,未來3年重大工程待發包金額比過去3年會繼續成長,但是國內特級營建公司進場的意願,前後對比,卻明顯下降,考究其主因都是政府工程的不確定性。
顯然,我們主事機關不但沒有善加輔導營造業規模化、國際化,反而在溝通不足下,主力廠商不放心近年所推出公共建設的專業完整性和成熟度而不敢進場!於是,更多工程用細分標的方式讓次級廠商得標。惡性循環下,乙方越來越弱,工程品質堪慮外,會慣養甲方輕率的決策,這才是災難!

回歸專業決策流程

小小一段道路的動工典禮,暴露諸般不必要、不妥當的急切;也讓社會看到績優廠不願承包公共建設的內情。魄力式的決策,儀式性的工程,有媒體效果,卻漸漸形成工程界信任危機。建請主事者回歸尊重專業和民眾參與的決策流程,讓爭議在溝通中釐清,降低執行中重大變更的風險,喚回工程界的信心、找回工程師的品質!

交通部前部長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