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韓流的昔與今(詹偉雄)

出版時間:2019/12/04

《蘋果》最新周周對比民調出爐,蔡英文以51%的支持度大幅領先韓國瑜的19%。撇開韓國瑜呼籲支持者接到民調電話答「唯一支持蔡英文」,支持者是否呼應的因素不談,這數字有兩個特色:其一,韓國瑜的民調首度跌落兩成,鋼鐵還是會在風雨中鏽蝕的;其二,兩黨總統參選人差距為歷來大選之最大,甚至超越2016年國民黨最艱困一役。

從這樣的數字看來,如果沒有奇特意外,選舉結果已經大勢底定,剩下來這1個多月的過程,變成是贏家如何擴大戰果(綠營政黨票與區域立委),而輸家如何在敗局後仍有謀略進取(藍營黨主席?)的省糧省水之戰,表面上的硝煙與烽火,都將只是綜藝節目的乾冰與燈光效果,不具實質意義。
1年之間,「韓流」從竄起到隕落,原因當然很多,而且也彼此牽扯,很難說哪個理由最關鍵。不過,至少有三個面向可來探討。
首先,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名單,叫自家人都跌破眼鏡,葉毓蘭與吳斯懷的保證入列,讓國民黨一夜之間從藍轉紅,那些寄望於中庸路線、認為藍營是穩定力量的選民,突然驚覺:此刻有意願維持現狀的居然不是國民黨,而是民進黨。


道德怨恨機制作用

這樣的戲劇性轉變,非常耐人尋味,不論你是哪一營的政治人物,應該都能明白任何急切改變現狀的統獨主張,都是選舉大忌,那麼為何國民黨要推出一套自毀長城的名單,明白宣示未來傾紅的路線?所有的政治行動都不會是以「輸」為前提的,因而是哪種無法見光的利益(或償債?),使國民黨甘願以本次選舉的大敗來換取,大家愈想愈恐懼。
其次,香港反送中事件持續延燒,也將台灣對「一國兩制」的思考擴大到經濟成長之外的生活自由場域,改變原先穩固的政治認同。原本,生活自由是台灣選民習以為常之物,而政治自由則是抽象的身外理念,大家不以為意,但經濟成長則是現實的錢包能力,是眾目睽睽的焦點,因此長期主張與中國友好、認為台灣成長一定得仰賴大陸的藍營,始終有大量號稱「經濟藍」的支持者,但香港從6月衍生至今的烽火,不僅讓血淋淋的暴力鎮壓一幕幕帶到台灣眼球之前,還重創了香港的經濟成長率,原來,政治自由不僅與經濟成長相關,甚且會帶來人身傷害與屈辱,台灣是否該尋求替代案的經濟成長方式?
香港事件一路發展,將台灣民眾帶入了政治啟蒙的教室,它活生生地把各種原本難解的問題,搬到你我面前,讓疏離的人成長為一個政治行動者。韓國瑜在香港問題上的猶豫與後縮,注定了他在年輕選民中的邊緣化,未戰已先輸。
第三,也是最有趣的一點,是現代社會中的道德怨恨機制,這是上一世紀德國社會學者Max Scheler所提出的創見,他指出:現代社會和以往傳統社會有一巨大不同,那就是民主與平等理念透過智識教育深入人心,也變成自我的信念,因而,有一大團塊的中產階級相信自身可以在社會中具有一片天空,但偏偏現實卻不是如此,成功者仍是極少數人。一旦現實與信念有無法接合的鴻溝,一種特殊的怨恨便釀生了,而且這股情緒在內心猛烈翻騰,又無法發洩,只好強行隱忍,可想而知,一旦這股怨恨找到一個出口,那力量之大、之酸蝕,少人能擋。

權力慾反噬的悲劇

身為總統參選人,韓國瑜一開始被定位為能力不足的「草包」,便注定了他無可返還的宿命——被所有的媒體放大檢視他出槌、失言、醜態的畫面,因為這才有收視率,這社會一團塊的人每天枕戈待旦,等著看他墜入地獄,人們用各種酸言酸語挖苦、嘲笑、損傷他,也在過程中獲得一點救贖:明明這個不如我的人,憑什麼爬上高位?他活該就被拉下來,給予懲罰。
所以,民進黨根本不必進逼韓國瑜,讓媒體動手就好,除了旺中外,各個名嘴虎視眈眈,酸民人人摩拳擦掌,韓流去年的鵲起,注定了他今年勢必遍體鱗傷,這是權力慾的反噬,一個人的悲劇,卻是全社會的喜劇。

文化評論者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