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專欄:「侮辱公署罪」到底是什麼罪?(楊照)

出版時間:2019/12/04

唉,真有點無奈,在選舉熱季出現檢察官以《刑法》第140條的「侮辱公署罪」起訴楊蕙如的事,事件的政治面一定會被擴大渲染討論,相對地,和我們的民主制度關係更密切的法律面,尤其是關係到法精神的探討,就很難被注意被思考了。

以公然為標準可議

首先,不論楊蕙如是否有出錢指使網軍評論大阪關西空港情況,用「侮辱公署罪」起訴她就是很奇怪。法條上明白規定是要處罰「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當場侮辱,或對於其依法執行之職務公然侮辱」的行為,很明顯的,這裡犯法行為要件之一是「當場」和「公然」,網軍在網路上說三道四,不管說了什麼都與「當場」無關吧?那麼就只能牽涉到「公然」,但網路上的言論一定都是「公然」吧?和有沒有人教唆,被誰收買無關,不是嗎?
為什麼要這樣思考?因為「當場」這個標準在法條中極重要極關鍵?很簡單啊,如果不嚴格規範是「當場」,只以「公然」為標準,那麼這條法律就會變成政府箝制言論自由最可怕的工具。任何人在任何場合公開發表罵任何公務員,上從總統下到區公所辦事員,或者是罵任何政府機構,從行政院到稅捐機關到警察局,就統統觸犯這條法律了,就都可能被檢察官調查起訴。那會是多麼恐怖的情況!
事實上這條法律,以及與其具備共生關係的《集會遊行法》第30條,長期以來都存在著是否違憲的爭議。如果沒有「當場」為明確限制,這法律當然違憲啊!明白侵犯了人民可以批評政府人員與政府機關的言論自由。有了「當場」這個標準,這條法律至少有清楚的作用,是為了要保護公務人員在執行職務的當場,不會受到言語上的攻擊干擾,也才能解釋為什麼在《集遊法》中也另外要有第30條的規定,那是用來禁止集會遊行中的群眾當場以言詞辱罵執法者,不只保護執法者,而且避免現場衝突升高。

越線侵犯言論自由

不過看看最近幾年關於《集遊法》第30條的判例也就知道,就算集會遊行中經常出現群眾對警察叫罵,會有公開幹譙公家機構與官員的場面,卻很少有人被以這條法律起訴,更少有人被以此法定罪判刑。就是因為和言論自由尺度界線的拿捏很不容易掌握,不小心的話就越過界線成了對於言論自由的箝制侵犯了。
楊蕙如的案子一方面看起來非同小可,牽涉到謝長廷,牽涉到目前最熱門最敏感的網軍,必然掀起政治上大波瀾,更重要的是檢方竟然將網路言論置放在《刑法》第140條的限制範圍內,驚人地擴大解釋「當場」、「公然」的意涵。如果此案可以成立,那麼未來大家在網路上發表、流傳的對於公務員、官員、政府機關的批評,可就都得慎重考慮用語和口氣了,不小心就構成了犯法的要件。
真的要在網路上去追究每一樁攻擊、辱罵公務員和公務機關的言論,試問檢察單位有多少人力可以來做這樣的事?如果不是全面執法,那麼再問,執法或不執法的標準又是什麼?
將這些條件考慮進去,從另一方面也就應該看出,這其實是個檢察官烏龍製造的假議題吧?明明白白誤用法條,不該起訴而起訴,法官只要稍微認真追究「當場」、「公然」的要件,就不可能支持檢方吧?從道理上,必須也只能得到這樣的結論,要不然我指稱檢方「烏龍」的言論,在網路上流傳了,不也構成觸犯《刑法》第140條的行為?

作家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