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維中:台灣電影的新里程碑

2022
出版時間:2018/01/04 00:08
即將上檔的長篇動畫電影《幸福路上》把主角的人生轉折與生命中種種吉光片羽經驗交錯,不斷叩問:何以我們會在人生的某個階段,提出「我是誰」這樣的基本哲學問題?

鄭維中/中研院台史所助研究員

最近即將上檔的長篇動畫電影《幸福路上》,是一部值得矚目的本土影像作品。全片敘事流暢,流暢到幾乎讓人忽略那些具衝擊對比性的場景與劇情轉折。短短兩小時內,導演以自我敘事方式,把主角的人生轉折與生命中種種吉光片羽經驗交錯,再逐漸深入探討主人翁的疑問,或更深一層地,形成疑問的本身。儘管電影主打「你成為你理想中的大人了嗎?」,但在我看來,這並非導演真正的叩問。導演的關懷,其實是一個更大的設問:何以我們會在人生的某個階段,提出「我是誰」這樣的基本哲學問題?

劇情內容中主角兒時與台灣族群、語言邊界的交鋒經驗,隱隱暗示了日後的她,將無法順利接受主流教育的塑造。而成年後的主角,在自我實現與社會既定印象中不斷徘徊。透過在聯考體系內獲致的階級提升,主角一面蔑視父母勞動階級的生活品味,一面又順著父母期望,朝階級翻身的路線前進,呈現「越追求幸福,就越增加與父母在語言/階級/時空/品味上距離」的窘境。

雖然違逆了父母意志,當年經表哥啟發後的主角,在解嚴之後的社會運動中找到一個實現自我的空間,暫時舒緩了自我認同的焦慮。無奈的是,即便政黨輪替,原先認同的自我實現計畫,也被骯髒的金權統治結構摧毀殆盡。九一一事件後,在表哥引薦下,選擇赴美工作、遠嫁異鄉。不料,婚姻沒能帶來安身立命的效果,婚後的主角在個人價值的追求上,逐漸與美國先生分歧,從而,再度爆發自我認同的危機。藉由赴台奔喪的契機,使得主角驚覺,關於「我是誰」的問題,已經無法再卸責於別人的期望之上(「希望你成為誰」)。在個人認同問題上的毫無退路,迫使主角必須透過艱難的選擇,回應這個問題。

「我是誰」的問題,因此與「什麼是幸福」重疊。在退無可退下,主角從兒時同為班級邊緣人的台美混血兒與神壇之子的生命歷程獲得啟發,電影由此巧妙串起兩位配角的人生。由於人生甚早即無從選擇,兩位配角早已放下外界對「幸福」的定義,勇敢的採取行動,自行定義,從而也定義了自我的人生。導演本意不在回答「我是誰」、「何謂幸福」的命題,而是表達經歷了哪些微觀和巨觀的事件,終於打醒那些在幸福羊水中浮沉的(偽)中產階級們,並且去表述台灣中產階級共同焦慮的來源:「我如何能得到幸福?」

本片劇情編排成熟,事件層次分明,能在短短兩小時內,講完台灣人所面對的,層層疊疊的種種歷史、社會、生活、生命糾結成團,複雜萬端的「存在情境」,且不流於濫情與獵奇。就此意義而言,本片乃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國民文學/電影」。回想近年來國片市場萎縮,以及賀歲片題材商業化、淺碟化的慘狀,令人格外珍惜而且本片動畫形象的創作完全具備獨特的風格,不重複日、美、港的格式。這種珍惜原創的態度,日後將在國際場合受到相應的回饋。原創的人物造型傳遞了街坊人物日常可見的情感與溫度,將成為反思日常生活情境不可或缺的載體。《幸福路上》在這方面的成就將成為一座重要的里程碑。

《幸福路上》的出現,除了舒緩日常緊張壓力,影劇是否已經無法讓人暫時抽離繁瑣俗務,獲致反思空間?在炫目聲光效果之外,電影是否失去了過往運用表現力與閱聽大眾交流的地位?對此,導演已經完美的送出了她的信息。而我們有生之年,將會慢慢見證這個迴響效應與時俱增,匯聚成令人不能忽視的時代背景音。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