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日本】沈家銘:在愛情和麵包間抉擇的沖繩選舉

1518
出版時間:2018/09/11 00:07
沖繩是美軍冷戰時代第一島鏈的重要基地。圖為沖繩10萬多人抗議美方部署魚鷹機。美聯社

日本特派員沈家銘/京都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生

本月30日日本沖繩縣因為翁長雄志知事的病逝將進行選舉,由自民黨支持的佐喜真淳對上接棒前知事「All沖縄」陣營的玉城Denny形成一對一對決的態勢。

曾經擔任過宜野灣市長(普天間基地所在地)的佐喜真淳主打經濟牌,期望藉由補助金與基地帶來的就業機會振興地方,並依照1996年簽署的美日協議,位於市區的美軍普天間基地返還後,遷到名護市填海造陸的邊野古基地。

玉城Denny則以環保理由反對新基地的興建,2015年10月翁長雄志主政的沖繩縣政府中止前任知事同意的興建工程,因此與中央政府對諸法院,2016年12月日本最高法院裁定中央政府獲勝,必須履行國際協議。

沖繩是美軍冷戰時代第一島鏈的重要基地,1969年7月25日尼克森發表《關島宣言》,期望日本能分擔防衛責任。同年11月尼克森與日本前首相佐藤榮作發表美日聲明,達成1972年美軍歸還沖繩「施政權」的協定。

在談判之初尼克森以美日貿易糾紛的纖維問題當作談判籌碼使日方讓步,日本則獲得美方歸還沖繩的承諾,在共同聲明中發表的「韓國條項」以及「台灣條項」都可見得沖繩在美國亞太戰略的重要地位。其中的「台灣條項」使得1971年7月尼克森越頂外交宣布訪中後,日本在檯面下欲與中共談判建交時被共產黨拒絕,導致佐藤政權的垮台。

佐藤榮作以「非核三原則(不持有、不製造、不輸入核武)」獲得1974年諾貝爾和平獎,然而在日本民主黨政權解密的檔案中顯示當時擔任佐藤密使的京都產業大學教授若泉敬在與美方代表季辛吉談判歸還沖繩時,日本同意在「有事」之際美軍能夠將核動力潛艇駐在沖繩的密約存在,日本也以此在美國核保護傘的延伸嚇阻(extended deterrence)中。

過去沖繩縣選舉一直維持保守與革新兩大陣營,保守陣營認為中央與美軍基地補助金是沖繩經濟的重要支柱,革新陣營則反對美軍基地進駐,在冷戰時代宛如意識形態的「代理人戰爭」,也因此歷來沖繩選舉都上升到國政選舉的層次,此次選舉自民黨派出高人氣的副幹事長小泉進次郎來替佐喜真淳助選,期望能吸引沖繩年輕人的選票。

而玉城Denny則提出「超越意識形態,認同優先」的競選口號,強調美日混血的他正是沖繩戰後歷史的代表,在記者會中並用傳統琉球方言問候訴諸認同。玉城Denny的策略,正與提出「歷史終結論」的法蘭西斯.福山在其新書《認同──追求自尊與不滿的政治學》中,主張認同政治(identity politics)將成為全球化下的新趨勢的論點不謀而合。

沖繩的民意存在著世代差異,老一輩經歷過1945年沖繩戰役與美軍沖繩統治(1945-1972)的人多支持玉城Denny。然而根據《朝日新聞》的出口民調,18-29歲年輕階層在選舉支持自民黨的人數超過6成,年輕世代能夠說琉球語的人寥寥可數並不吃認同牌,反而支持基地補助金下能獲得實質經濟利益的政策(幼兒園免費入學等)。

我詢問沖繩出身的朋友,目前就讀早稻田大學博士班波照間陽的看法,從守勢現實主義(defensive realism)的理論來看,美日同盟在沖繩維持的軍事優勢與嚇阻力是亞太和平的基石(cornerstone),她認為:「沖繩的美軍嘉手納空軍基地便能維持嚇阻力,翁長雄志前任知事所代表的『All沖縄』陣營並沒有否定美日安保的存在,僅要求普天間基地撤出後不要再興建新的基地,增加沖繩的負擔(在日美軍基地在沖繩佔74%,日本本土佔26%),這點與過去革新派全面撤出基地的立場是截然不同的。」

圍繞在愛情(認同)或麵包(經濟)抉擇的沖繩縣選舉不只將影響沖繩當地人的生活,也牽動了整個亞太地區的安全變局。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