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元輝:胡佛留給台灣的寶貴資產──對異議的包容

860
出版時間:2018/09/12 09:28
不論同意或不同意胡佛(右)的政治主張,胡元輝認為,他對學生的和藹與對異議的包容,至今仍令人難忘。資料照片
不論同意或不同意胡佛(右)的政治主張,胡元輝認為,他對學生的和藹與對異議的包容,至今仍令人難忘。資料照片

胡元輝/中正大學傳播系教授、台灣事實查核中心諮議委員

胡佛教授去世了!

這位在台灣民主發展歷程上留下鮮明烙印的知識份子,勢必有許多親友與學生為文悼念,我這個大學時代的外系旁聽生以及曾經採訪過胡佛教授的年輕記者,原無資格說甚麼話。

不過,昨夜有報社記者告知胡佛老師過世的訊息,並簡單採訪胡老師的生前往事,或許因為時間緊促,以致報導上有些簡略與誤解。所以決定留下一點紀錄,算是後輩對前賢的追思。

眾人皆知,在政治研究上有傑出成就,並培育出眾多優秀學生的胡佛,於戒嚴年代被歸為自由派的代表,力倡憲政民主,以致與楊國樞、張忠棟、李鴻禧等四位台大教授並列為「四大寇」。不過,台灣邁入民主時代之後,胡佛則因抱持中國統一思維而被歸為統派,甚至成為有些人口中的保守派。

我一直認為,論人,不能隨便冠以簡單的標籤,尤其要從「不變」的地方來理解一個人的「變」,看待胡佛也是如此。所幸,今天初看媒體評論,並未陷入立場框架,這是可喜之處。

謹紀錄幾件個人親歷之事,以彰顯胡佛之為人與行事。首先,作為胡佛老師「中國憲法與政府」課程的旁聽生,有兩件事印象深刻:

其一是1979年12月10日美麗島事件發生後,12月13日清晨六時政府展開大逮捕行動,震撼全台。當天,胡佛老師一如往昔,穿著長袍來上課。但與往常不同的是,他一到教室後就在黑板上寫下「哀矜勿喜」四個字,並請同學先不要談這件事。但擠滿教室的學生仍然情緒波盪,因此,在不直接談論美麗島事件的情況下,胡佛仍然在課堂上應滿堂學生的提問,談了一些國內外憲政改革與民主轉型的問題,展露出對民主發展的期待。國民黨黨報中央日報翌日立刻在第二版以方塊文章批判胡佛上課的言論,並稱他為「毒草」,當時的政治氛圍與胡佛的角色由此可見一斑。

其二是我與一位目前在媒體擔任高層主管的同學曾在下課之後,請教胡佛老師對於一些政治議題的看法,當詢問到台灣獨立的主張時,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平緩的回覆稱,這也是一種政治選擇。雖然胡佛老師並未多做闡釋,以致無法瞭解此一回答的完整意涵,但在將台獨視為洪水猛獸的當時,胡佛老師簡潔平和的語氣及態度,充分顯露出他對「異議」的包容。

就讀研究所之後,我到時為「兩大報」之一的聯合報擔任專欄組記者,工作項目之一是將學者專家的看法紀錄整理為專欄文章。某次,將胡佛教授有關憲政發展與民主文化的觀點整理為上下兩篇的專欄,雖然觀點並不激進,用詞亦屬委婉,但這兩篇提倡民主觀念的文章發表之後,仍然收到許多讀者來信批判。其中一封信更警告我如果繼續發表胡佛教授的言論,他就要「替天行道」。我雖然不在乎,但胡佛教授在戒嚴時期的「形象」於此再次得到印證。

胡佛老師走了,不論同意或不同意他的政治主張,他對學生的和藹與對異議的包容,至今仍令人難忘,相信這也應該是他留給台灣的寶貴資產。

(編按:本文出於作者臉書,經作者授權刊登,請勿直接轉載)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