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師的觀察:複製貼上的「化石級」考古題

出版時間:2018/10/21 21:21

褚天安/高中美術教師

在段考監考時我偶爾也會邊看邊想考題內容,這樣也可以讓我的課程與學生的學習進度有橫向聯繫的幫助,某次撇見一題引起我的好奇,引用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的著名懺悔詩「起初他們」題幹寫著:「馬丁尼莫拉在最初因未加入相關抗爭活動組織以捍衛自我權益,致使下場如此」。這個陳述非常奇怪且不符事實,首先,馬丁牧師並非為了「自我權益」而作此詩,詩中的「我」指的是當時保持沉默的大眾,現在則泛指一切面對不義時保持沉默的個人或群體。
 
再者,馬丁牧師曾遭到納粹監禁的「下場」也並非因其沉默,反而是因為他公開鼓吹宗教應該和政府脫鉤,秉持道德良心說真話,反對種族優越論而被納粹視為眼中釘,所以上面這段題目敘述容易造成學生誤解,以為馬丁牧師就是沉默的那個人,這首詩是他在為自己的罪行懺悔,考題如此,還會產生強迫學生接受這個看法的效應。
 
之後我上網估狗此題,發現這題已起碼流通15年,題幹一字不漏完全沒變,段考題目如此「考古」令我深感不可思議。
 
或曰,考古題的存在,是長久以來考試教育中不可避免的生態,但是依賴這種複製貼上的生態成為習慣,教師專業形同自廢武功,超過十幾年沒有演化也不淘汰的考古題會顯示出學校教學研究會沒有發揮審題機制,這正是考試教育最為人詬病卻容易被忽視之處,這些化石題既不精確也無法讓學生習得正確知識,我沒時間拿整份考卷去一一比對,假設這類考題比例多的時候,無異於告訴學生他們只要買題庫光碟,或是花錢去補習班請人幫忙整理,學校裡的學習原本應該讓學生習得「考現」甚至「考未來」的能力,如今卻以「考古」為主,如此難怪這些年來,許多高中生眼中的教師專業越來越偏向「老師人很好」比較重要,上課雖然有活動、有娛樂卻沒深度,而補習班依舊興隆。
 
後來我藉由融入人權議題的教學,隨機找幾個班測試,看看學生對於這題的理解是否如同前述,「你認為懺悔詩中的我指的是誰?」果不其然,學生幾乎都寫「馬丁尼莫拉」,只有零星一、二位學生能夠正確回答「沉默的社會大眾」,由此可見學生確實對於這首詩沒有深刻理解,只是為了應付考試,難怪在課堂上引用一些議題時,我以為學生應該已經學過,然而他們的反應常常讓我覺得完全不懂,或許這正是原因。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