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音寧在北農沒想清楚的事

7300
出版時間:2018/12/04 13:01
論者認為,吳音寧沒意識到自身權位與政治系統的內在相關性,而相信自己能夠為實現農民的利益,採取最有利的行動。資料照片
論者認為,吳音寧沒意識到自身權位與政治系統的內在相關性,而相信自己能夠為實現農民的利益,採取最有利的行動。資料照片

周金柱/退休公務人員、中央大學博士
 
台北農產公司總經理吳音寧終於在大選之後被解職,回到她的故鄉彰化溪州鄉重新過她的寫作生活。綜觀她在北農1年多,並非一無表現,許多與她共事的人都肯定她的專業,但她還是不得不離開。
 
之所以會落得如此,其中最大的關鍵就在於,她是依附政治而上任的,可是主觀上她卻不承認,只相信自己的專業,而在政治上立刻成為眾矢之的,傷痕累累,連帶周遭的同黨人士也難逃魚池之殃。
 
以其不進議會備詢而言,她堅信自己站在為農民謀福利立場,做好農民服務即可,根本不必向政治勢力低頭。但她忘了自己能夠出任北農總經理,也是基於政治的因素,亦即她的權力地位是建立在她的政治依附上面,否則以她之前任職的鄉公所主任秘書一職,台灣同時有300多個任職的鄉鎮區公所主任秘書,其人數、資格、能力滿滿,為何都無法坐上那寶座,而卻只有她雀屏中選?
 
過去她寫文章,也許意識不到政治力量的影響,因此她也許相信自己的上台不是來自政治力量,而是來自於自己的能力被看見、被肯定,以及自己的肯投入、肯努力。因此被質疑看不懂財務報表時,她相信透過自己的學習能力,可以很快就了解財務報表的內容,並且改善財務狀況。
 
她沒有意識到自身權位與政治系統的內在相關性,而相信自己能夠為實現農民的利益,採取最有利的行動。因此她面臨政治打壓時,不會也不願去請求相反的政治力量,以協助有利農民的策略輸出;即使是自己已經受傷,也不願有所調整自己的作為。
 
根本上,她極不願意將自己的作為納入政治過程,反而是相當厭惡和排斥這樣的運作,所以她不願前往議會備詢;剛好法規又沒規定一定要前往備詢,於是更讓她理直氣壯地拒絕前往備詢和接受羞辱。
 
她想證明自己獲得這個權位不是靠政治依附而占有,而想在政治之外,用心用力為農民服務,不找大樹、不找靠山,也不低頭、不受政治拘束。事實上,她是高度依靠政治依附而攀爬上去的,而引來嗜血政客迫不及待的出手出腳,硬把她拉下來,吞噬了她,這就是政治的殘酷與無情!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