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大博士生:檢舉為何無效 警察真的無能嗎

12234
出版時間:2018/12/05 00:06
論者分析,多次檢舉仍未改善的案件,可能是檢舉內容流於片面且不完整具體,加上犯罪者本身游走法律的邊緣,警察就算即時前往也往往礙於相關程序法及實體法限制,而不能提出較為有效的處理方式。圖為民眾模擬檢舉。資料照片
論者分析,多次檢舉仍未改善的案件,可能是檢舉內容流於片面且不完整具體,加上犯罪者本身游走法律的邊緣,警察就算即時前往也往往礙於相關程序法及實體法限制,而不能提出較為有效的處理方式。圖為民眾模擬檢舉。資料照片

陳彥成/中央警察大學博士生
 
近日《蘋果日報》刊登「交通檢舉採實名制」一文,文中指出「交通部預計於民國108年度起,檢舉交通違規採實名制,凡匿名檢舉將不予舉發,必要時檢舉人更需到案說明」,遂引發社會大眾許多正反面意見,反面者認為此政策恐將降低民眾檢舉意願,而使得違規件數增加,但亦有支持者並認為現今檢舉魔人泛濫,如此可遏止惡意匿名檢舉的歪風。
 
事實上,檢舉是個雙面刃,固然可做為外部監督機制,增進公務部門行政效率,但往往卻因此使得民眾對公務部門的行政效率產生不滿,其中可能又以警察機關為甚。
 
現今社會部分民眾往往對於警察有著負面評價,認為許多經常性陳情案件,諸如公園聚賭、流動攤販、違規停車等檢舉案件,即便一再陳情反應,但警察卻都無法有效解決,往往導致民眾不滿,進而認為警方無能,又或者是警方與特定人士有所勾結,甚至有包庇可能,長期下來仍導致部分民眾對警方執法不具信心。
 
事實上,台灣警察的效率是可接受公眾檢視的,以新北市政府警察局爲例,在民眾110報案反應時間中,從104年至107年上半年,警方接獲110報案趕至現場的時間,平均僅有232.5秒,而其中在107年上半年更是達到僅需3分44秒即可到達現場,在其他六都的警察局,反應第二快的台北市及台中市也都是僅需5分鐘左右,即可快速抵達現場,其反應時間甚至比UBER更快;然而令人惋惜的是,就算是新北市如此快的110反應速度;各大社群媒體網站上,民眾不滿警方的言論仍可時有所聞。
 
然而,民眾對於警察的此種負面印象,很有可能是犯了「生存者偏差」的統計錯誤,所導致出來的迷思;而提到「生存者偏差」,最有名的案例莫過於美國空軍的故事。
 
二戰時期,美國空軍為了減少戰鬥機的傷亡,決定強化飛機的裝甲,但卻苦惱於該強化戰機何部位的裝甲,於是便針對美國空軍所有服役中的飛機進行調查,統計飛機各個部位被射擊的彈孔數,最後發現機翼是最容易遭受攻擊的位置,平均有5個彈孔,而機尾跟引擎則是最少被攻擊的位置,大約都只有1至2個彈孔,因此美國空軍指揮官遂基於統計機率的結論,認為應該強化機翼的裝甲。
 
然而著名的教授沃德卻提出反面的看法,認為應當強化被攻擊機率最低的機尾以及引擎;其認為之所以機尾跟引擎的彈孔統計最低,是因為在飛機飛行中,一旦機尾與引擎被擊中,就有很高的機率被擊落,而無法被列為美國國防部的統計樣本中,因此從當時服役中的飛機統計,機翼被擊中彈孔數最多,反而說明了機翼被擊中多次也不易被擊落,不應先行強化,反倒是機尾及引擎只要被打中,就很有可能被擊落,因此反而最需要先強化該部位的裝甲。
 
美國空軍指揮官後來接受了沃德教授的建議,改為強化引擎及機尾的防護裝甲,果然降低了美國戰鬥機傷亡率,被證實為是正確的決定,於是後來許多學者便將美軍原先犯的此種統計錯誤稱為「生存者偏差」。
 
而現今民眾認為警察多次前往處理檢舉事項仍無法獲得改善的迷思,很可能也是犯了「生存者偏差」的統計錯誤。
 
從上述「生存者偏差」理論以及警察實務經驗來觀察,之所以警察無法針對許多民眾重複檢舉提出有效改善對策。其原因很可能是因為,許多立即獲得改善的陳情案件,檢舉民眾就算很滿意,但是並沒有被報導或列入統計中;而多次陳情卻未獲得改善的檢舉民眾,並不會因為警方已改善許多其他陳情案件而肯定警察,反而仍對於警察充滿負面情緒;但是令人遺憾的是,往往此種負面評論較容易被列入官方統計與媒體報導中。
 
許多一旦檢舉就立即改善的案件,通常是因為案件單純,檢舉內容具體,警方掌握犯罪及違序的證據較為明確所導致。
 
而多次檢舉仍未改善的案件,則可能是民眾的檢舉內容流於片面且不完整具體,若檢舉無法提供較完整、全面、具體的情資,加上犯罪者本身游走法律的邊緣,警察就算即時前往也往往礙於相關程序法及實體法限制,而不能提出較為有效的處理方式。
 
法院實務中亦有父親檢舉未與其同住的兒子吸毒,警方在父親陪同下,前往其兒子住居所逮捕吸毒者,而被法院判決警方違法搜索的判例。
 
因此警察在處理許多賭場藏身公寓以及妨礙安寧的民眾檢舉案件,往往會因申請要式的困難或無法證明音量分貝已達法定標準,而無法進行更進一步的要式偵查及行政干預,而僅能行使加強巡邏密度的行政措施,便只能產生犯罪預防的威嚇效果,並無法有效解決民眾的不滿。一但未來民眾又再多次檢舉仍無效,往往便會開始對警方產生不信任感,而質疑警方的執法能力。
 
本文雖嘗試運用「生存者偏差」理論,簡短解釋大眾認為「檢舉無效警方無能」的迷思,為何僅是一種統計錯誤,但更認為「警方無能」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民眾過多的「無效檢舉」所導致,因此交通部明年實施的檢舉實名制,對各公務部門便具有相當參考價值,因為我們似乎可期待檢舉實名制的實施,能有效民眾提升檢舉內容的具體,減少無效檢舉的發生。
 
因此更要建議民眾未來如發現某案件經過多次陳情檢舉,但是改善情形並不顯著時,實不應直接妄下結論非難警方,除應深入了解本身檢舉的內容是否具體外,反而更應該思考公務部門在舉發此種檢舉案件時,是否本身即具有相當困難性;若期待公務部門快速有效的解決,反而需要民眾本身利用各種工具設備,找出違法違序的關鍵核心情資並協助警方等公務部門。
 
例如新北市警察局在多年前便研發出「iPolice」APP,提供「違規檢舉」(含影片舉報、地址定位)、「簡訊報案」等警政服務,縮短了民眾投入治安行列的時間成本,用意即在於此,只有當此種以「社區群眾爲中心」的治安策略落實後,社會才能迎來更穩定的生活品質。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