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美的蔡依林烤花枝水產裝——女人的美醜誰說了算

32556
出版時間:2019/01/09 11:34
論者表示,蔡依林在專輯裡,正視自己過去曾被酸「服裝像烤花枝水產」,傳達出藉由他人來認同自己的美,並不是真正的美。資料照片/取自蔡依林IG
論者表示,蔡依林在專輯裡,正視自己過去曾被酸「服裝像烤花枝水產」,傳達出藉由他人來認同自己的美,並不是真正的美。資料照片/取自蔡依林IG

黃勇壬/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碩士生
 
在影像媒體所建構出的藝人形象或者宣傳方式,經常形塑出男女性別在社會期待裡的浪漫文化,男性陽剛存在、女性溫柔接收一切的迷幻思想,而藉由此媒體科技傳遞手段,透過MV、TV、廣播等表現方式,有意無意的出現於大眾耳濡目染之下,無形中又刻意的劃分出女性性別所處的角色、位置、偏見及風潮一時的審美觀出來,因此也容易營造出女性的價值美醜觀感是皈依在男性主宰的思維。
 
蔡依林 在2018年末出版了一首歌曲名為《Ugly Beauty怪美的》MV背景意境,以自身的經驗做為出發,反諷出了社會上的自認處於客觀、具有政治政見的鄉(酸)民,如何運用了歧視的眼光、文字敘述、圖片比喻等去物化了女性的身體,例如:影片中露出肚臍時被指身體過胖,服裝像烤花枝水產、高跟鞋比喻身高不高。
 
在《Ugly Beauty怪美的》一文歌詞內「垂涎的邪惡 陪我長大,在軟爛中生長 社會營養」說明了上述一切連串亂象,如同歌詞內「這什麼標準 急著決定適者生存」,「一路背著太多道德 活著令人會喘」,因此選擇了作自己,真正的「美的 醜的 自有它存在的必要」,暗藏著女性如何被社會操縱,又該如何藉此因應而生。
 
蔡依林在此專輯裡,不斷刻意回應及正視自己過去曾被鄉(酸)民的自由聯想隱喻、圖文譬喻之下,不論在其服裝、身材、舞態等所呈現的美並不是美,而是一種怪異的美,因此在這首曲意及MV裡最後是用自己的力量出發,打破了被社會既定要求的眼光,是以父權意識形態的方式作為基礎之下,對此開始產生斷裂,由自己重新定義了「美」和「女性」與「道德」想法,所以這也提醒著我們,藉由他人來認同自己的美,並不是真正的美,終究而言還是他人眼中的美,唯有不斷的去強化自己心理、解放自己心靈,才能放下世俗的枷鎖,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美。
 
因此,既然社會現象的美及價值觀的美感是被建構出來,理所當然的也可以重新解構之後再建構,那麼藉由女性主義觀點的介入,就是要停止社會文化裡的美的脈絡是如何被男性所主宰界定。
 
最後,希望可以透過文章寫作帶大家看見善用流行文化的影響力、並且引用道家觀點「借力使力、以柔克剛」方式,反借用文化喧染力,將女性主義思維觀念不斷的透過流行文化的意見領袖來發聲,重新帶給新世代女性,用自己的力量勇敢的做出自己。
 
本文如獲刊登感謝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胡郁盈教授指導,當代性別議題研究課堂同學 葉力凌、芸萱的建議,以及台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研究所魏子斌鼓勵。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