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皇池:遠洋漁工工時與歐盟「紅牌」有關嗎

462
出版時間:2019/03/16 00:06
論者指出,歐盟為何遲遲不將我國從黃牌移除,原因眾多,然若宣稱因我國將漁業勞工納入《勞動基準法》第84-1條適用範圍,因而不撤黃牌,甚或進一步對我國掛上紅牌,顯然有待商榷。示意圖。資料照片
論者指出,歐盟為何遲遲不將我國從黃牌移除,原因眾多,然若宣稱因我國將漁業勞工納入《勞動基準法》第84-1條適用範圍,因而不撤黃牌,甚或進一步對我國掛上紅牌,顯然有待商榷。示意圖。資料照片

姜皇池/台灣大學法律學院國際法教授

勞動部公告,預計將漁業勞工納入《勞動基準法》第84-1條適用範圍,而免受同法第30條、第32條、第36條、第37條及第49條有關於工作時間、休息及休假之限制。引發部分國人關注,認為此舉可能引發歐盟不滿。毋庸諱言,歐盟漁業黃牌警示,絕對是台灣漁業與外交的恥辱和警戒,但與漁工納入《勞基法》第84-1條恐不宜混為一談。蓋就國際公約與國家實踐而言,將「海上漁工」特別處理,無乃國際通則,歐盟亦是如此。

眾所皆知,《勞基法》作為國家保障勞工最低工作待遇與條件而言,理應制定適合用在「大多數」勞工之規範框架。然工作行業,千奇百樣、性質變化多端,不能亦不應期待《勞基法》基本規範框架適用到「所有一切」行業。此間遠洋漁業,出海一趟往往航行數月,始能抵達漁場,而捕魚時機,可遇而難求,且稍縱即逝,又不是開遊艇出海度假,還要計算每日僅可工作8小時?休息間隔?國定假日?環顧國際實踐,都肯認遠洋漁業之特殊性,不適用一般勞工工時限制;在安全無虞,皆允許比一般勞工更具彈性之工時。

就國際勞工規範而言,2007年「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所制定第188號公約《漁撈工作公約》(Work in Fishing Convention)第14(1)(b)條雖規定:任何漁船漁工,都應在24小時內享有最少10小時的休息時間;而在7天之內享有最少77小時的休息時間,但同條第2款即准許締約方可以例外處理,排除此工作時間限制規定。不僅如此,《公約》第14(4)條進一步規定,倘為船舶、船上人員或漁獲的緊急安全需要,或出於海上救難等目的,船長得要求漁工工作,直至情況恢復正常。

事實上,基於相同制定意旨而通過之「漁撈建議」(Work in Fishing Recommendation, 2007 (No. 199))雖有要求每日工作時數不得超過8小時;每周不得超過40小時,但此建議僅適用於未滿18歲漁工,換言之,成年漁工即可不受此工時限制。

至於歐盟規範部分,《2003/88/EC指令》不僅明文指出:《指令》不適用於《1999/63/EC指令》所稱之船員,更在第21.1條規定:《指令》第3條每日休息時間;第4條連續工作時間;第5條每週休息時間;第6條每周最多工作時間;第8條夜間工作限制等規定,統統不適用於「海上漁船漁工」。然此並不代表對漁工可恣所欲為,考量其工作特殊性,漁工休息時數則規定在《指令》第21.3條,必須至少符合以下兩套標準之一:最多工作時數而言,24小時內不得多於14小時的工作時間;而在7天之內最多工作72小時。最少休息時數而言,24小時內享有最少10小時的休息時間;7天之內享有最少77小時的休息時間。

歐盟為何遲遲不將我國從黃牌移除,原因眾多,然若宣稱因我國將漁業勞工納入《勞動基準法》第84-1條適用範圍,因而不撤黃牌,甚或進一步對我國掛上紅牌,顯然有待商榷。

首先,紅牌或黃牌,繫於歐盟對「非法、未報告及未受規範漁業」之考察,所謂「非法」與否係指有無符合相關漁業養護管理措施而言,此等考量本質上與漁工工時限制並無必然的關聯性。且如上述,目前修法方向,與國際和歐盟規範邏輯一致,何以會引起歐盟之不滿?其次,今年1月甫移除黃牌之泰國,其內國勞工法對於一般勞工工時、休息等相關限制,同樣不適用於漁業勞工,而係考量其工作性質,適用不同限制方式之規定。

對人權與工作權之關注,擴及漁工,甚至是外籍漁工,吾人深感贊同。無庸贅言,台灣漁業之養護管理以及漁工工作條件等等,定仍有諸多進步餘地。在行政機關漠不關心,國人不自檢討之情況下,借助歐盟之關注,提升漁工權益,可以理解,然就漁業勞工適用《勞動基準法》第84-1條而言,是基於遠洋漁業產業之性質,符合國際通則,誠摯呼籲:不能一知半解,即恣意指摘;亦不宜無視產業特殊結構,強加不可行方案,如此不僅無益於漁工權益之提升,更僅將扼殺台灣遠洋漁業,願國人慎思。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