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眾志羅冠聰:「送中」終局戰——和平與武抗外的選擇

出版時間:2019/06/13 00:02

羅冠聰/立法會前議員、香港眾志常委

主權移交20多年來,中港兩地政府因法治水平相差太遠而一直沒有落實逃犯移交安排。中國法治水平落後是人所共知的事實,習近平指「中國不走司法獨立的路」,法律是黨用作維持管治的武器。《逃犯條例》的修訂容許中共向特首提交移送請求,但我們都清楚,由北京親自挑選出來的特首是永不會拒絕北京的政治任務。

港人一向以與中國區隔的司法制度為榮,高效、廉潔、獨立是香港法治的象徵,將香港人引渡至中國受審,將會破壞「兩制」作為「防火牆」的角色,令港人對自身的人身安全、自由全然失去信心。

過去幾個月香港政府不斷以「台灣殺人案」作為藉口推動修法,並稱香港是「逃犯天堂」,要求堵塞這個「漏洞」。然而,這兩個藉口都攻破得體無完膚。陸委會表示,即使政府通過《逃犯條例》修訂,也因為法治問題不會引渡相關殺人案的嫌疑犯;在過去22年來,從來沒有任何人稱香港是「逃犯天堂」,只有每年警隊自吹自擂說「香港是最安全的城市」。香港政府完全不能說服市民通過法案有任何益處,除了赤祼祼的「國家安全利益」:將2015年銅鑼灣書店事件的跨境綁架常規化及合法化,減少日後將「眼中釘」擄走的國際譴責及成本。

《逃犯條例》的修訂自2月醞釀以來,其熱度直至6月9日到達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峰,但亦埋下了極大的憂慮。103萬人的遊行數目是自1989年以來最多,相比起佔領79日的雨傘運動,參與「反送中」遊行的市民政治光譜明顯更闊和更廣,一些極為溫和、平時不會對任何政治議題表態的市民都參與在內。

然而,當中一部分堅定的抗爭者以及對港府冥頑不靈而十分憤怒的年輕人,則選擇了更為激烈的抗爭方式,運動的走向分裂:6月9日103萬人「和理非」大遊行,6月10日凌晨千人集結「武力抗暴」。

武力抗爭是香港新近的演變,真正具規模的要屬2016年旺角衝突,但其組織的領導與被捕者都被控以暴動罪並判以年計的監禁,此一浪潮又再靜默潛藏。然而,在是次普遍網民稱為「endgame(終局之戰)」的「反送中」戰役中,由於參與者大多認為條例通過後,香港勢必極速沉淪,他們以一種近乎「死而後已」的心態踏上示威區,屏棄被認為在雨傘已驗證無效的和平公民抗命後,選擇了干戈。這是一種無可奈何的激進化:當舊有的模式一次又一次無法取得突破,參與者想尋找看似更為有效的形式是無可厚非。

投入武力抗爭的漩渦似是不可減弱,最令人恐懼的法例使狀況往最不幸的方向前進。我們作為非暴力抗爭者,理應再次展現公民抗命所帶來的能量,並能施加足夠壓力,使它成為爭取政治目標或守護核心價值的重要手段。在接近「不作為」的遊行和捲入暴力升級的衝突邏緝中,我們有需要為困惑和憤怒的群眾提供第三種行動想像,避免大規模受傷之餘,能夠令不合作運動發生,中斷社會的日常,為政權持續運作帶來壓力。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