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苓:幫韓國瑜上一堂送中課

出版時間:2019/06/13 00:06

苦苓/自由作家

香港反送中大遊行集結100多萬民眾,震驚世界,台灣各界也都紛紛聲援香港、譴責中共,各國媒體也都大篇幅連續報導,只有我們的韓國瑜市長在被問到時,回答「不知道,不了解」,引起軒然大波。

這麼重要的事已經人人口耳相傳,一個要選總統的人為什麼會不知道呢?根據他的說法,是被龍舟的鼓聲敲昏頭了(不過40萬人的吶喊他倒是不會昏頭);又根據某名嘴的猜測,因為他只看《中國時報》(全國各大報都是頭版頭條的新聞,該報放在A10版的一小塊)所以不知道;而我的判斷指的是:因為他還沒有「請示上級」(所以他說我要去了解一下),不知如何表態所以不知道。

而韓國瑜「請示」之後,發表的六點建議是什麼呢?他居然還說「根據《香港基本法》,香港擁有司法終審權」,只要中共覺得犯法的,都可以送到大陸去了,香港還有什麼司法終審權?這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他又說:「期待香港政府會針對香港民眾與外界的疑慮,做出讓民眾放心的決定」,多麼的官腔官調!這個口氣還比較像是國台辦的聲明呢!既沒有半句話譴責中共,也沒有一點意思支持香港,就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更離譜的是,韓國瑜最後還說「香港的一國兩制不論實施成功或失敗都不適用於台灣」,問題是全世界的媒體都認為:失去了司法的主導權,香港的一國兩制等於是完全失敗、就此結束,為什麼韓國瑜還會說「不管成功或失敗」,難道他認為即使送中條例通過,香港的一國兩制也會成功嗎?如果這不是無知,就只能說是他「秉承上意」、「粉飾太平」。

送中條例的可怕,在於本來就沒有民主制度(特首和議員都不是全面直選)的香港,最起碼擁有獨立自主的司法,勉強還可以說是「自己管自己」。但是送中條例一過,不只是已經定罪的犯人,只要中共政府認為是可能的嫌疑犯、或者只是被告,都可以要求香港政府把人引渡到中國接受審判。

而大家都知道中國的司法制度完全是假的,中國的法院從來不審案,只接受一件事,那就是「認罪」。不管是李明哲、范冰冰或是銅鑼灣書店的老闆,都是在「被消失」一段時間、受盡身心折磨之後,乖乖出來認罪接受司法制裁的──像這個「定罪率」百分之百的國家,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但是從前,中國只能對進入國境的人如此。送中條例通過之後,不管是中國人、香港人、澳門人、台灣人甚至其他外國人,只要你身在香港,而中國政府懷疑你有罪,就可以堂而皇之、理所當然的把你抓到大陸去。

一般台灣人或許會覺得:第一我又不搞政治、不會犯到中共的法律;第二個我又不去香港、他能把我怎麼樣。

先說第二點,根據送中條例,不只是入境香港,甚至你只是轉機而已(在台灣要搭乘很多家國外的航空公司,因為沒有直航、都必須到香港轉機),他們都一樣可以把你抓走。甚至你的班機根本沒有要在香港轉機,只是因為天候或機械因素迫降香港,你一樣有可能被抓走。

回來說第一點,你說你不搞政治、不像那些名嘴或政客公開發言,但只要你在FB、推特等社群媒體上發表過「反對共產制度」「批評習近平」「嘲笑大陸人民」「紀念六四」「支持台獨」甚至說「中華民國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這些話……統統觸犯了中共的法律,都是可以在你入境、轉機或迫降香港時將你引渡到大陸受審的。

你說只是講幾句話,有那麼嚴重嗎?李明哲也只是在臉書批評中共人權,就落得如此下場,誰也救不了他。我的計程車司機朋友只因為在臉書用了「共匪」兩個字,就被香港拒絕入境,我說你好險,如果等送中條例通過之後再去香港,我可能就再也見不到你了。

連遠在台灣這裡我們都受到這樣的威脅,難怪香港人如此的憤怒與悲痛,因為他們都比韓國瑜還明白:送中條例通過之日,也就是香港一國兩制結束之時。兔死狐悲,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我們實在應該給予香港人更多的關心和支持才對。

也許有人要問:中英兩國公開協議、全世界一同見證的香港一國兩制,為什麼不滿說好的50年、甚至不到一半就要被迫結束了?理由很簡單,因為接下來中共要強推的,就是習近平5月份就特別提到的「台灣式的一國兩制」。

所以韓國瑜說香港式的一國兩制不適合台灣,可沒有說等他當了總統,不會在台灣實施台灣式的一國兩制。如果他不在國民黨初選的國政說明會上堅決明確的表態,那麼我們也就很清楚他是代表誰在選總統了。

也難怪有人說:如果2020台灣人選錯總統,就有可能是最後一次選總統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