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榮空服員郭芷嫣的錯不在霸凌而在罷工

出版時間:2019/07/09 17:17

施嘉承/現職員警
 
7月9日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下稱空職工)專頁突然發表了一篇長榮空服員郭芷嫣的聲明,其承認之前被社會大眾認為是霸凌事件的軟體訊息為其本人所留的並向社會道歉,這篇聲明確實也拆穿了空職工之前為這名空服員護航的謊言,但這件事情是否值得被放大檢視?又為何會被放大檢視?
 
首先筆者認為應該要從罷工時期開始談論,在長榮空服員剛開始罷工不久,媒體與社會便持續以「公主」、「金釵」甚至是「婊子」這樣具有性別侮辱的字眼去欺壓罷工的空服員,不管罷工的空服員做出如何不像是公主的行為,例如12小時的罷工輪班、35公里的遊行等等,卻依然被社會大眾無視,甚至是被抹黑(例如餐費被報導惡意提高數倍),在這17天的不友善環境下空服員他們忍受了多少異樣的眼神、承受多大的壓力,試問一般人能夠承受嗎?

筆者處理過無數妨害名譽相關的案件,基本上大部分人都不需要一天,常常只需要辱罵一句雙方就能大打出手了,我們根本不可能用聖人的標準去要求罷工的空服員對當初侮辱他們的人沒有任何負面情緒,因為這樣太不合理了。

在返回工作岡位後,當初罷工的空服員們在私密的群組內談論當初批判工會、空服員的人以及罷工脫逃的工賊,並將其負面情緒以文字的方式抒發出來,筆者想問問社會大眾,有人沒有在臉書、LINE、書信、電話等方式斥責或抱怨他人的嗎?或許有人會說霸凌同事很惡劣、在飛機餐加料影響公共安全,但……該名空服員不但沒有執行,甚至連著手都沒有,是否當今台灣社會連想犯錯這種念頭都不被允許,必須被立即處罰呢?如果是的話,那從小孩子看到架上的零食幻想著無償佔為己有到大人看到討厭的對象想打他一拳,這些事情都應該被嚴加看待並進行處罰了。
 
其實現在許多與長榮空服員相關的報導都經常性的圍繞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但因為媒體的放大與文字的渲染導致我們用超乎常人的標準去要求這群空服員,但以一名員警的目光來看,在高壓且不友善的環境下空服員們沒有衝突暴力事件已實屬難能可貴了,出現不適當的言論真的不算什麼,而且那些言論還是在私密空間被外流出來,惡意傷害原本不應該看到的當事者,你要說她有恐嚇的惡意似乎也太牽強,  筆者同意該空服員有失言的情事,但她不該受到像是十惡不赦罪犯般的對待。

【即時論壇徵稿】你對新聞是否有想法不吐不快?歡迎投稿本報即時論壇,對新聞時事表達意見。來稿請寄onlineopinions@appledaily.com.tw,並附真實姓名、職業、聯絡電話,一經錄用,將發布在《蘋果新聞網》即時新聞區,惟不付稿酬。請勿一稿兩投,本報有刪改權,當天未見報,請另行處理,不另退件或通知。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