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宥勳專欄:韓粉遲到的青春

出版時間:2019/07/10 00:06

朱宥勳/作家

從去年年中以來,「韓粉」就是最吸引評論者好奇心的一股新興政治族群。對長期關注政治議題,乃至於多少習得了一些基本政治知識的人們來說,「韓粉」的無知與激情是非常難以理解的兩項特色。何以他們對政治、對世事的認知,可以無止盡地悖離常識;又何以他們能擁有毫不止息的激情,全心全意盲信一名政治人物?
這些特質顯然不是韓國瑜創造出來的,他只是剛好在正確的時間站到風口上。問題不在「韓」,而是這群「粉」怎麼了?

上個周末,當我看到高雄六合夜市,韓粉與郭台銘支持者對罵的影片時,我突然閃過了一個念頭。

「這不就是『遲到的青春』嗎?」

我們把時間拉遠一點看。台灣人能大規模參與選舉、議論時政,自然是在解嚴之後的1990年代始。而從那個時候開始,第一波投入去衝撞威權體制的,是所謂「黨外」的支持群眾。在那個狂飆的年代,本土化與民主化的力量一暝大一吋,不斷壯大自身的勢力。時至今日,「陳水扁贏得台北市長」那一夜仍是許多黨外群眾津津樂道的美好回憶。那時一切都很新,打下了台北市,彷彿就是敲響了國民黨的喪鐘,當時的激情便成為了他們永誌不忘青春節點。

此後,每隔幾年就會出現類似的標誌性事件。比如我這一代人的「野草莓」,後來的「洪仲丘事件」與「318運動」。每一次標誌性事件,都會帶來席捲社會的激情,並且啟動了某一群人的政治能量。

如果用這樣的圖像來理解,我們可以知道:政治能量並不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東西,民主社會只給了每個人「權利」,但無法催動人們的動能。因此,民主政治的積極參與者,是在一次又一次的事件中,逐漸被「點亮」的。可能有100萬人在1990年代被點亮了政治能量,可能有另外100萬人是在「318運動」被點亮了政治能量,整個社會才慢慢被捲入。

而這些被點亮的人們,還要再經過理想破滅、變得犬儒或變得世故,最終選擇放棄或堅持的政治循環(一如這幾年,與民進黨關係時退時進的318世代)。然後,這股政治勢力才會真的穩定下來。

由此來看,「韓國瑜」可能就是「韓粉」的「點亮」事件。許多論者提到,這些大叔大嬸們,正是在過去30年的政治進程中被忽視的一群人。如果此言為真,那我們便可以理解到:過去30年,他們對每一波的政治運動冷漠以對,他們沒有真的為任何政治理念拼搏奉獻過——現在,他們被點亮了。他們的激情,是他們遲到的青春,是30年精神力的一次傾瀉;而他們的無知,也是他們遲到的青春,因為他們現在才開始自己的政治初體驗。

這兩種特質,是來自同一個源頭。

就像我這一代人都曾經歷過的尷尬場景:小時候,長輩叫我們不要相信網路,因為上面很多假訊息;現在,長輩連上了網,他們對政治、健康方面的假訊息卻最沒有抵抗力。小時候,長輩叫我們小心網路交友;現在,他們玩LINE玩得比誰都瘋。小時候,長輩不准我們打電動;現在,就算是最簡陋的免洗遊戲,也能讓他們沉迷到手不釋機。

他們正在補課,終於有了意願來跟上世界的腳步。但畢竟粗疏了30年,走起我們已經駕輕就熟的這一路,自然顯得醜態百出。

若非台灣始終面對著中國的威脅,沒有本錢做出太多錯誤的抉擇,這其實是頗可以樂觀以對的狀態。只希望我們的島夠強壯,能夠撐到這批韓粉走完自己的政治循環,冷靜成為一股比較可靠的政治勢力為止。他們雖老,卻實是我們民主社會裡的狂飆青少年。我輩成人的責任,就是努力持家、看顧,直到他們真正成年為止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朱宥勳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