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采】許皓宜專欄:互相憎恨也是一種需要

出版時間:2019/07/12 00:10

許皓宜/諮商心理師

台北捷運上,一位女士坐在我右邊兩格後的博愛座上,倚著扶手旁的墨黑色玻璃,身邊空下一格無人的深藍座椅。站停,上來一位男士,一屁股坐上那格深藍的空位。頓時我聽到右方女士的聲音響起:「你幹嘛這樣坐啊!你怎麼往我身上靠?我要告你性騷擾!」音量之大,引起捷運車廂裡的諸多注視。

男士於是不甘示弱地反擊:「妳不照鏡子看看,妳有什麼資格讓我性騷擾啊!有病啊妳!」女士更火了,扯開喉嚨大吼:「你……我可以告你公然誹謗,我要叫警察。」「妳叫啊!神經病,妳有妄想症,妳去照照鏡子好不好,誰會想要性騷擾妳啊!神經病!」「誰神經病?我跟你講我是有小孩的……」他們就這樣你一言我一句,連家裡有幾個人都拿出來講,好像彼此之間有幾世的情仇一般。附近的乘客紛紛站起,避走到數公尺之外,我則一邊坐定看著手機,一邊其實很想抬頭看看他們臉上的表情。

兩人就這樣從遙遠的北方吵回市中心,大約半小時之後,男士才從那椅子上站起來說:「我懶得跟妳計較。」然後站起扶向一旁的欄杆。車廂到此時才完全靜默下來,我和這位女士之間的座位已經空無一人,恰好讓我能稍微抬起頭觀看她的模樣:兩格座位的距離,我看到她眉頭深鎖下的哀傷,還有那盈滿眼眶的心事。

站停,人群上來,另一位男士坐上女士身旁才剛空下的座位,女士不再有任何言語或反應,就這樣靜靜地在她的世界裡,倒是剛剛才與她對罵的那位男士,在站立的欄杆上講起電話,一邊比手畫腳,一邊對電話另一頭說著:「我就跟你說今天你應該要來接我,害我遇到神經病……」站又停,女士和我在同一站下車。當我們腳步交錯在一起的時候,很神奇地我們眼光相對,就那麼幾秒鐘的時間,我忍不住對她說了一句:「沒關係啦!話說出來就好了。」然後我看到她忍耐的眼淚流了下來。

步出捷運站,我心裡偷偷在想:這女士想必在坐捷運前發生了什麼事吧?

正如同那位寧願耗費半小時去爭執的男士,比起安靜地坐著,這兩人的心裡,也許更需要在那時那刻互相憎恨著。萍水相逢的兩個人,像遇上七世仇人一樣,吵到其他乘客避走他廂;這個相逢替代了他們在現實生活中遇上的某些挫折,然後在那互相憎恨的衝突中,他們幫助彼此消耗了內在無法平靜的能量。
    
衷心期盼,離開那個片刻之後,他們能找到這份怨氣的真實來源。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好蘋友》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許皓宜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