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照專欄:最後只有最好的能留下來

出版時間:2019/08/07 00:07

楊照/作家

7月31日,美國的《紐約時報》用了全版的篇幅,報導了「雲門舞集」在中正紀念堂廣場的戶外演出,以及林懷民將要退休的消息。報導的兩個重點,一是「雲門」在台灣創造了近乎奇蹟的現象,讓幾萬人齊聚專注觀賞現代舞的演出;二是,「雲門」和林懷民不只是台灣的,也是國際的,林懷民所創造出來的現代舞語彙,是無可取代的。

「雲門」當然不只是台灣的,要不然林懷民退休不退休,怎麼會變成《紐約時報》要報導的新聞呢?

不過,這樣的「雲門」和林懷民,在台灣所得到的,卻不完全是肯定的掌聲。尤其在表演藝術界,最常聽見,幾乎被視為真理的強烈批判意見,是「雲門」壟斷了資源,從政府補助到民間企業贊助,「雲門」永遠都佔走了最大的一塊,因而產生排擠效果,讓其他的表演團體分不到資源活不下去,「雲門」獨大傷害了台灣藝術環境。

如此振振有詞的批判,反映了文化藝術領域一種觀念與習慣,認為資源應該要「雨露均霑」,應該要「見者有份」。實際上,政府或是民間基金會在贊助文化藝術時,絕大部分都是採取這種方式的,將資源分散平均配給給盡量多的單位與團體,好像這樣就叫做「推廣」或「普及」文化藝術,還能夠討好最多人,誰都不得罪。

我用了「配給」這個詞,是的,因為這種做法不牽涉到標準,不評斷好壞,同樣的領域、同樣的演出就給同樣的錢,不必去管演出好不好,更不必去分辨演出有沒有意義。而且用這種方式分配,每個團體每場演出能分配到的,都是一點點錢,都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也就都是拿到了無從幫助提升演出水準,也沒有什麼鼓勵與尊崇作用,反而只覺得是無奈地去討來的一點救濟。

不幸的是,文化藝術不能沒有標準,更不能沒有品味。要「推廣」、要「普及」,不應該是讓二流、三流、行禮如儀的演出到處都有。這種演出對於創造文化藝術品味不只無益而且有害。不專業不精采的演出,當然吸引不了觀眾,看完聽完之後他們就不會再想看想聽下一場了,使得他們離文化藝術愈來愈遠。如果有少數觀眾被吸引了,那也只是灌注他們「惡品味」,以為文化藝術就只是這樣,無從提升去欣賞領受更高感動的能力。

要「推廣」、要「普及」,首先應該要創造值得被「推廣」、被「普及」的演出。那就不是分散資源能做得到的,而是剛好相反,必須堅持品味標準,讓專業的更專業,讓好的更好,同時淘汰不專業、不夠好的。然後還需要更多的資源,協助這些禁得起藝術品味與標準考驗的好節目,能夠被更多人看到,並協助大家進入這樣的美學享受中。

面對「雲門」的成功,很多表演團體從來不體察、不去理解他們在舞台上舞台下每一個細節的講究努力,只看他們得到了很多資源,理所當然覺得如果沒有「雲門」大家就能多分這些資源。先不要說沒有了「雲門」,這些資源還會不會投入在表演藝術上,就算資源都分配給了那麼多團體、那麼多演出,那我們還能有哪個團體哪場演出值得讓《紐約時報》全版報導?還有哪個團體、哪場演出是留得下來的嗎?

畢竟,在藝術文化領域裡,到最後只有最好的才能留下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關鍵字

楊照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