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德國】詹愷欣:梅克爾無法逃脫的父權陷阱

出版時間:2019/08/14 00:03

德國特派員:詹愷欣/馬克斯普朗克生物物理化學研究所博士生

場景是2017年G20高峰會前,以強化女性經濟賦權為主軸的Women20高峰會。主持人問:「您是女性主義者嗎?」台上的女性領導人們紛紛舉起手,但近代歐洲最具影響力和代表性的政治人物安格拉‧梅克爾卻明顯的遲疑了。台下一陣鼓譟之後,她終於說:「我不害怕這個標籤,如果你們覺得我是,那請投票決定。但我不想給自己加冕。」

梅克爾是德國第一位女性總理,照理來說應該不會迴避提倡性別平權的女性主義。但這是她一貫的作風。她十幾年來鮮少讓自己的性別成為議題,而且除了延續前朝的改革之外,也不太著重性別平等政策。這未必反映了梅克爾本人對女性主義的想法,而是她能夠長年穩守政壇的原因之一。在性別觀念仍屬保守的德國,女性主義者常被和討厭男人的激進份子畫上等號,使他們追求平等的訴求被輕率的漠視。為避免引起社會議論,梅克爾不在女權議題上表態,更用盡辦法避開任何讓人關注她的性別的作為。

這在梅克爾宣布2021年屆滿不競選連任後開始改變。2018年底,她跟基督教民主黨的青年黨員說,他們的領導團隊裡女性不夠多:「有一半的人口沒有在這裡……女性讓生活更豐富,不管是私下還是政治生活。你們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在今年初《時代週報》的訪談中,她第一次討論自己經歷的性別歧視。她坦承在男性主宰的職場上會刻意壓低聲線、穿著上也要特別費神。男性政治人物每天穿一樣的西裝樣式絕不會有人說話,但如果她連續幾次露面穿一樣的套裝,就會收到大量的信件指責她。

因此偶爾穿一樣的衣服成為她挑戰社會觀感的小小作為。她說:「對我來說,在所有的領域有性別平等是最符合邏輯的。」這一連串的發言對梅克爾來說是巨大的轉變,不難想像是因為她已經決心不連任,不需要再擔心選民對此的反應。

德國確實很需要一個重視女性權利的領導人:這裡女性平均所得整整比男性低23%,這是1年1萬8000歐元或64萬台幣的差別。私人公司和政府部門裡中高階女性主管比例更不到3分之1。雖然這最終要歸咎給根深柢固的性別歧視,德國還是有許多制度在加深性別分工問題──例如,這裡單薪家庭長久以來享有很優渥的稅率優惠,以至於收入較低的伴侶(通常是女性)常常在成家之後就放棄工作。梅克爾終於表明支持性別平權絕對是好事,但她過去十幾年錯失了很多改革的機會,實在令人惋惜。

回顧梅克爾的政治生涯,很難不覺得她可以長年制霸歐盟,卻終究無法逃脫父權的陷阱。社會至今對女性平權運動有深深的敵意,她要維持在歐洲政壇頂端的地位,就必須死命的避開女性議題。因此她很難運用爭取來的權力提升女性的福祉。只有在她決定放棄最高職位時,才有開口為女性發聲的立場。她說:「我的存在不可以成為(不繼續追求平等的)藉口。」現在看來,她的存在不是個藉口,而是一個指標:通往性別平權的路途還很漫長,而父權依舊會箝制爬到高處的女性。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