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峯誼:爆粗口的韓國瑜 造勢給誰看

出版時間:2019/09/10 00:01

朱峯誼/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前博士後研究員、英國牛津大學東方研究所博士

前晚韓國瑜在其獲國民黨提名以來的第一場總統選舉造勢活動裡發表演說,演說內容有兩大重點,第一,是建立「黑韓產業鏈」的概念,第二是提出四個選舉信念。

「黑韓產業鏈」將所有反對韓國瑜、取笑他、不利於他的批評與言論,全部包裝成「有心人士,為了謀求私利,而對他進行抹黑與人格抹殺」。這其實是台灣近年操作「失言政治」的政治人物們慣常使用的技術。「失言」是韓國瑜與柯文哲最重要的武器、是他們建構「真誠」與「庶民」形象最主要途徑。將所有對其失言的批評指稱為抹黑、抹紅、產業鏈操作(或全部指為新潮流的攻擊),便可以在失言的形象操作的同時,一併為失言卸責。

韓國瑜提出「黑韓產業鏈」最大的好處,是往後不需再費心為他的失言與失態作辯解,也不需要做任何道歉。日本學者訪問團在臉書上的批評,可以被簡單解釋成「『日本人覺得他們遲到了』,但這小事卻在黑韓產業鏈中被無限放大、抹黑」。

此外,作為 「1450」的變形,「黑韓產業鏈」的反擊對象不再囿限於綠營;「產業鏈」的這個概念暗示大筆資金的投入與運作,能與其目前主要對手郭台銘作連結,替未來的交戰先打上預防針。然而問題是,這種陰謀論的方式雖然亟具情緒動員效果,卻只能凝聚目前的支持者,而無法擴大支持。而「黑韓產業鏈」的辯解方式其實也禁不起考驗,無法真的止血;往後若韓國瑜持續失言,社會輿論的批評仍然還是會排山倒海而來。

第二,在昨晚造勢大會裡,「台灣安全、人民有錢」的口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捍衛中華民國」、「熱愛中華文化」、「堅持自由民主」、「莫忘世上苦人多」四個信念。這四個信念其實都不新穎,而且都有其深遠的社會脈絡與意義。首先,「捍衛中華民國」是一個「二元對抗敘事」;在這個敘事裡,國民黨代表中華民國正統,是好的、善良一方;民進黨代表的則是要推翻中華民國的壞的、邪惡的一方。

再次強調「中華民國正統」不單單是要左打民進黨,更是要右打郭台銘。在這個政治意識形態裡,韓國瑜是代表中華民國正統(國民黨)所推出來總統參選人,因此其他非國民黨推出來的參選人不是「亂臣賊子」就是「奸臣叛賊」(民進黨是「賊子」,24小時頭戴中華民國國旗帽的郭台銘即是「叛賊」)。強調「捍衛中華民國」真正的目的並不是要捍衛中華民國,而是要綁架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只有擁有道統的國民黨有資格捍衛,其他跟國民黨爭奪道統的人都是要消滅中華民國。

「熱愛中華文化」是一種「文化階序」,也就是認為中華文化是偉大、久遠、優越的。「文化階序」是最常被用於選舉動員的情感論述之一;例如,就連地方型的台北市長的選舉,柯文哲即以「光榮城市」做為選戰主軸,一方面用以激起並強化台北市民的市民認同與驕傲、另一方面也動員厭惡藍綠惡鬥的市民投票。

而受「光榮城市」感召的人,卻往往忘記或忽略這個城市的光榮其實是建立在各種資源分配不公及資源剝削之上:台北的光榮事實上並不是因為柯文哲,而是因為台北長期豐沛資金挹注下所發展及培養的城市精神與城市文化,或更坦白地說,是因為台北有錢。正如電影《寄生上流》中所提及:「有錢,我也可以很善良」;有錢,我也可以很光榮。

韓國瑜的「堅持自由民主」則比較偏向策略性的價值宣示;這大概是因為判斷蔡英文近期支持度高漲,是受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影響而做的表態。即便是「支持香港人民爭取自由民主」,韓國瑜只能要求香港政府傾聽民意順應民心,而對真正傷害香港民主自由的北京政府卻莫敢置喙。

「莫忘世上苦人多」則是過去國民黨常打經濟牌的一個轉型,一個更符合韓國瑜庶民形象的轉型。雖然內容仍然是差不多的拼經濟,但這個更為貼近庶民的轉折,其力道跟準度都更為有效。也因此我們可以看到,作為好寶寶、公教人員表率的馬英九,前晚準備了相當多的資料與數據想向大家證明自己是一位優秀的總統,但這在這個場合是行不通的、是不受歡迎的。爆粗口、發表歧視性言論(他奶奶的),才是激起場內民眾情緒最有效的方法。

綜合以上分析,韓國瑜造勢大會在本質上其實更像是「止血大會」。雖然號稱35萬人參與,但韓國瑜在論述上似乎並不尋求擴大支持,而是以保護鐵桿支持群為首要目標。韓國瑜自初選前即是以大型活動來營造並維持自己的高支持率,但這樣的方式能持續多久、是否能進一步擴大支持度,將是韓國瑜未來選戰最主要的挑戰。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論壇》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