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程車博物館|零收入仍給員工全薪 「怕成全人類損失」借貸也要撐下去

出版時間 2021/06/25

狡詐的COVID-19新冠肺炎病毒,在今年5月突破國內防線,猝不及防地在台灣侵門踏戶,疫情警戒也因此邁入三級至今,大部分的行業都因此受到衝擊;但人們過去總是說,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但這心境可是完全無法套用到「計程車博物館」創辦人李濟成身上。

 6000 2019 5
為了圓夢,李濟成當初斥資6000萬元於宜蘭蘇澳打造全球首間計程車博物館,2019年底開幕後營運漸入佳境,但5月遇上國內疫情升溫只能自主停業,自嘲比餐飲業還慘。翁玉信攝

前年在宜蘭蘇澳開業,號稱全世界首家的「計程車博物館」,創辦人李濟成表示在參觀人次即將突破10萬人之際,遇到國內疫情升溫,在三級警戒的規範下計程車博物館無奈只能停業,相較於超商、小吃店,他可以說是受創最深的產業。「小吃店不能內用,但是還是能夠外帶,但博物館因為不是民生必需,因此過去各國的經驗看來,都是最後才能核准營業的項目。」李濟成表示,人沒有來,完全沒有轉身的餘地。

李濟成表示,從5月中以來博物館的收入就是「0」,且館內用電、車輛等都需定期花錢維護,根本是呈現倒貼狀態,且當初興建博物館的貸款每個月還要定時繳納;而從無到有看著博物館營運成長的銀行,也在第一時間打電話來詢問李濟成要不要辦紓困,希望這主題特殊的博物館可以繼續活下去,因此他從5月中下旬就開始向銀行申請紓困增貸,等於說把他之前繳的貸款再借出來一部分,除了因應停業其間的開銷,最重要的就是兩位正職員工的薪水,他霸氣地仍然支付全薪。「人家也有生活家庭要顧,停業不能上班他們也不願意,我除了給全薪、連該有的獎金也沒少,他們還打電話來訝異地說『我已經休息半個月了耶!』但我認為,我目前最急需的不是這小錢。」

為了員工的生計,李濟成照樣佛心發給全薪,連該有的獎金也沒少,實際上他又和銀行增貸了一筆錢,就是要想辦法讓博物館能撐下去。翁玉信攝

李濟成表示,博物館正常營運時光是水電、人事及維護開銷等成本,每個月就能達到7位數字的金流,如今雖然沒有營運,但基本的支出仍是少不了,因此這次借的一筆錢,就是要來度過三級警戒艱困的時刻,能撐多久他自己也不知道。「其實這間博物館最大的開銷就是地,當初買地的成本。」他表示,也不是沒有極端的想過,如果到時候撐不下去就把地賣掉,或是如果台灣真的做不了,乾脆整個博物館打包賣到國外去,這不是不可行,但也不是兩三天就能解決的事情。而借錢拿來燒就是下下策,雖然如今在有疫苗的前提下,理論上疫情應該是可以看到終點,只是不知道這期間到底是長或短。「我希望能撐到那個時候,然後活下去。」

雖然採訪當下,博物館已經停業超過一個月,但家住台北市的李濟成仍是天天到館中,打理各種大小館藏,甚至連古董計程車的驗車也是親力親為。翁玉信攝
再也沒有嘻笑聲的碰碰車,平時也是要定時運行維護就怕機件生鏽。李濟成常常一個人逐輛駕著碰碰車,在場地裡兜圈子。翁玉信攝

濟成創建的計程車博物館,當年因這名字美麗的誤會,到一股傻勁乾脆蒐集相關物品、實車,到夢想成真的一段佳話,對於李濟成本人來說,一直是個甜蜜的負擔。在他的藍圖中,夢想的園地不僅於此,他一直在規畫將館前的空地,增建更多讓大、小朋友開心的設施。最近,他剛買了一輛報廢的公車,目前正靜靜停在空地一角;登門上車,只見原先該有的乘客座已被暫時拆空,並且重新找師傅來拉了水電。

 3 3
因緣際會下,李濟成又以3萬元買下報廢的公車,另外再花3萬元請師傅來接水電,未來將打造成公車餐廳,逐步完成心中樂園的藍圖。翁玉信攝

「當初透過朋友,得知有一批退役的公車即將報廢,我想計程車是車、公車也是車,都是大眾運輸工具,於是我花了3萬元把其中一台買下,下一步就是要打造公車餐廳。」而這僅是李濟成未來理想的一小步,在他的腦海中,一個歡樂的博物館應該要有市集、旋轉木馬,甚至是摩天輪,這些事情都還是要繼續做,他希望能更做得更好、好到全世界的好,因為放眼全球沒有人做這樣主題的博物館,他就要努力下去,不應該倒下去、也不應該停下來。望著20年來在世界各地蒐羅的計程車相關歷史文物及蒐藏,他最後表示:「我絕對要全力地撐著,不然這博物館消失了太可惜了,我覺得可能是全人類的損失。」(林浩昇 / 宜蘭報導)

李濟成希望計程車博物館未來能更做得更好、好到全世界的好,但前提是希望疫情能夠趕快看到終點,不要再總是「空車」下去了。翁玉信攝
看著空蕩蕩的展館,李濟成說他不久前才花了一個禮拜,把原本要販賣的三大桶生啤酒喝光,現在他只能繼續想辦法撐下去,沒有了這個全球唯一的計程車博物館,他覺得將會是人類的損失。翁玉信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