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本土研究看醫師過勞(林煜軒)

出版時間 2011/05/10

研究中的實習醫師在內科病房,平均每周工作時數86.7小時,且每個月需值10班,包含2天的假日班;在值班當天必須從早上7點30分開始工作,至隔日下午5點,共計連續工作33.5小時,沒有任何的補休。此外,上述的工作時數,僅是醫院表定的作息時間。醫師是責任制的工作,實際工作的時間,超過以上描述。
在內科病房工作時,醫師的愛普沃斯嗜睡量表(Epworth Sleepiness Scale)平均超過10分,這個分數是在嚴重嗜睡疾病,如猝睡症、睡眠呼吸中止症才會出現的狀況。再以心率變異性探討自律神經功能,發現值班時的夜間工作以及內科期間的夜間睡眠,交感神經受到抑制;值班隔天的晚上,副交感神經趨於活躍──這分別相當於吃下高劑量與低劑量的安眠藥史蒂諾斯(Zolpidem)後自律神經的改變。
此外,值班當天的焦慮、憂鬱程度,明顯高於平時。即使能調整值班後的作息,仍無法改善注意力及衝動控制。和值班辛勞程度較低的科別相比,在經過3個月的內科訓練後,呈現長期注意力較差、做決定的衝動性較強的現象。此現象在去年的一般精神醫學彙刊《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aitry》中,就有篇以全美13家醫學中心的大規模研究,指出上千名醫師在實習期間的憂鬱狀況,其結果和本土研究是一致的。

耐人尋味的是,本篇論文曾投稿至歐洲數本著名的職業醫學期刊,皆被婉拒。其中一本期刊的主編來函指出:「我不相信一位實習醫師訓練,需要這麼多的工作時數;您在論文中所提及的數據,據我所知,從未出現在歐洲任何一家醫院裡。」美國醫學會期刊(JAMA)曾報導,在一個月值4至6班後,醫師表現約等同於血液中0.05%的酒精濃度;或許主編對這篇台灣醫師一個月要值10班感到不可思議,而懷疑了論文的真實性。
全台數以萬計的醫師同仁超時工作,對個人身心的影響,彷彿每日喝酒或吃安眠藥,長期專注力、衝動控制既受損,又處於憂鬱、焦慮狀態,長久以來,勢必影響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這個本土的小研究,旨在拋磚引玉,期待有志之士共同致力改善醫療人員的工作環境,達成守護全民健康神聖使命。

作者為台大醫院精神部住院醫師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蘋果》全新四大主題新聞信 盯緊疫情及重要新聞 訂閱完全免費
點我訂閲新聞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