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凱撒的歸了上帝(李志德)

更新時間: 2012/07/25 06:00

星期一一早,超過兩千名群眾,群集在從台北賓館門口到景福門前的半個凱達格蘭大道上,共同聲援一位名叫鍾鼎邦的中華民國公民。但對這場規模不算小,且持續一早的集會,總統府和馬政府的兩岸事務團隊幾近視若無睹。只因鍾鼎邦是法輪功信徒。
從1999年4月的「中南海事件」後,法輪功成為中共官方強力鎮壓的對象,書籍要禁絕、信息要阻斷、信徒更要「改正思想」。而法輪功從「退黨」、「退團」起,一波波行動的目標,就直接指向顛覆中共政權。而馬政府長期的策略就是不沾鍋,不讓自己涉入這場幾近無解的意識形態對抗。
但鍾鼎邦有兩種身分:一是法輪功信徒;二是中華民國國民。鍾鼎邦究竟有沒有為實踐自己的信仰,參與如中共當局指控「蒐集機密,干擾衛星訊號」的「犯行」,目前外界所知有限。
但不管鍾鼎邦個人願意為自己的信仰做出多少犧牲,中華民國政府都有義務付出最大的努力,關注鍾鼎邦的合法權益是不是得到保障,並且以鍾案做為依託,推進兩岸人權朝向制度化的保障。
鍾鼎邦案至少暴露出以下幾個兩岸人權保障的大漏洞:
第一,目前兩岸正在協商的《投資保障協議》,固然包含部分人身保障措施。但即使這頂保護傘張開了,也只能保護直接、間接投資的台商老闆、員工和家屬。對於學者、教授、遊客和其他在大陸行動居住的台灣人,投保協議完全無能為力。而一個能普遍適用於所有台灣民眾的人身保護制度,目前完全不見馬英九政府拿出時間表。

努力交涉更勝國安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