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亂的代償請求 (吳景欽)

出版時間 2013/02/07
關廠工人無法接受勞委會的解決方案,前晚至台北車站臥軌抗議。
關廠工人無法接受勞委會的解決方案,前晚至台北車站臥軌抗議。

東菱電子、聯福紡織等企業16年前相繼關廠,且皆未提撥退休金、準備金等,致員工不僅失業,更無法拿到該有的退休金或資遣費,勞工一生心血就此付諸流水,而向勞委會陳情。勞委會為解決此問題,即制訂《關廠歇業失業勞工創業貸款辦法》,從就業安定基金中撥出經費,以代替廠方對勞工支付相關的費用。
孰料,去年6、7月,這些員工卻相繼收到法院發出的支付命令,原因在於,勞委會認為當初支付的資金,在性質上為對員工的借貸,而非替代資方清償債務,遂於《民法》第125條的請求權時效15年將滿之際,向法院聲請支付命令,以要求勞工償還,並依《民法》第129條第2項第1款,來使請求權時效因此中斷。勞委會如此「斤斤計較」,看似依法行政,卻也有矛盾存在。

因當初這些工廠未依法提撥相關保障勞工的基金,勞委會未盡監督之責已有疏失,卻又在這些工廠惡性倒閉後,自行頒布辦法,將原本應屬代替資方給付員工的款項,認定是勞委會借給勞工的貸款,不僅未善盡告知勞工的義務,更無督促資方出面解決與償還的積極舉措,更在請求權時效將完成前,對這群已邁入老年的勞工求償。原本應站在勞工這邊的勞委會,反成為勞工的最大債主,何其諷刺。

如今,這群辛苦大半輩子的勞工,在面臨來自國家的追償壓力而四處陳情後,雖得到勞委會為部分補助的承諾,但問題是,此筆借貸在《民法》上,本就是屬勞委會與資方間的借貸關係,勞方根本毋庸負擔任何債務,怎可在資方已不知去向時,拿勞工開刀?又何能依勞委會的恣意解釋,而來決定誰該還多或還少?如此荒謬的政策,逼使這些老員工以臥軌方式抗議,勢必得面臨《刑法》第185條第1項,法定刑最高為5年的公共危險罪之處罰,原本只有債權、債務的私法紛爭,卻再加上刑事的訴追,致顯露出勞工在面對公權力時的無力與無奈。
19世紀美國著名的小說家梭羅,曾提出市民不服從(civil disobedience)的思想,而主張面對不公、不義的法律時,人民有拒絕服從的權利。只是包括梭羅自己在內的諸多人士,將此種想法付諸實現時,都得面臨法律的究責,甚至是牢獄之災。

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