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尊嚴的高地上(黎智英)

出版時間 2014/04/10
太陽花學運讓台灣人民族意識醒覺。圖為330當天50萬民眾與學生佔領凱道。
太陽花學運讓台灣人民族意識醒覺。圖為330當天50萬民眾與學生佔領凱道。

我小時候從飢荒中的中國大陸逃到香港,飢餓的絞痛刻骨銘心,我清楚經濟富饒的好處。我逃離的那地方空話連天,警惕了我對實務的虔誠。幾十年市場上事業的掙扎鑄造我成為徹頭徹尾的經濟動物,我看到的世界只有自由市場,繁榮和機會。我沒有看到繁華錦繡背後的一片空白,我沒有看見熱血心中的慈悲。
我現在看到了。我的心今次被太陽花學運學生的情操電擊,擊退了我良知的麻木,也點燃起我心裡的火,照亮了麵包以外人性的另一方。我看見尊嚴比身體實在,我看到活在沒有尊嚴的繁華殘墟裡將來的悲哀,我霎然醒覺。我聽得太多「愛台灣」,我沒了感覺。這次沒聽過誰說愛台灣,台灣人愛台灣的火焰卻照亮了世人的心窩,壹傳媒有幸置身其中,我有幸參與了台灣人的新時代。台灣人,你感動了我。年輕人,你感動了我。

我相信台灣閉關只會陰乾。我相信台灣的政治社會制度是致命的武器,台灣人可以扮演David,拿這武器當頭向Goliath的中共擲過去,中共會死去活來。中國巿場的名利吸引,令台灣不斷流失人才,抽乾了台灣人才也等於削弱了台灣的經濟效益。台灣過去16年薪金的消費水平有減無增,主要是過去16年台灣的精英不斷往中國大陸跑,人才跑掉了,企業沒有了管理和技術人才,生意及勞工不斷under-managed,效益不增反降,薪水何來膨脹的空間?我相信台灣的生路是經濟對外完全開放,尤其是對中國大陸。台灣經濟接合了中國市場,有了同等的批量效益,台灣的政治和社會制度的優勢便清楚活現眼前,不僅會吸引台灣人才回流,也同時會吸引到中國的精英,為了台灣制度的保障,以台灣作總部,台灣便成為中國經濟的矽谷,中國精英的薈集區。

我現在仍相信這經濟原則,但我已不再相信人只有經濟原則,尤其是台灣人。太陽花學運是台灣人民族意識的蕩漾,是一個民族的自尊灌注到他們意識血液裡的漣漪,默默中,民族尊嚴成為了他們共同的直覺。這些青年向世人的良知make了個waking-up call。我也醒覺了,我看見台灣人站立在民族尊嚴的高地上。

壹傳媒集團主席

即起免費看《蘋果新聞網》 歡迎分享

在APP內訂閱 看新聞無廣告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