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謊言構築公投門檻(徐偉群)

更新時間: 2014/04/28 06:00

由於台灣社會長期的「去政治化」傾向,在去年江宜樺一手策動「陷阱核四公投」之前,《公投法》的爭議一直被當作某些政治熱社群偏愛的話題。社會多數對直接民權的重要價值始終漠然以對。江宜樺的出招,一時間困惑了環團與七成反核民意,卻也使更多人開始了解,原來「鳥籠公投法」具有受行政權操縱,封殺多數民意的「惡法效應」,並開始體認直接民權對於「普通百姓」的重要性。
然而,許多人仍有困惑。因為,在國民黨政權長期反民主的政治宣傳的教養下,人們的意識中多少都認為,公民投票和「民粹」很接近,只能是民主政治的例外,設門檻控制有必要,否則,社會將經常陷於混亂,而且會由少數人決定國家重大事務。許多人開始覺得不對勁,但又覺得在知識上,不清楚有什麼正當理由可以反對鳥籠公投。
所幸,在這樣一個契機下,學者開始有機會把公民投票的知識更新。這段時間來,已經有人不斷的指出:(1)當今大多數有公民投票制度的國家,沒有任何效力門檻的規定;(2)歐洲議會(Council of Europe)的民主事務委員會(Venice Commission) 建議,公民投票制度不應設置效力門檻;(3)台灣《公投法》和義大利一樣,是世上屬一屬二的高門檻,而義大利則是最常被提到的,妨害直接民權實現的「負面教材」;(4)投票門檻規定不能避免少數人操縱,相反的,更容易淪為少數操縱;(5)投票門檻會減低投票意願,妨害而非促進直接民主,從而也傷害它補充代議政治的功能;(6)代議政治已被證明有許多瑕疵,因此,包括公民投票在內,各種直接民主的機制愈來愈受到鼓勵。
以這些知識為本,我們便可以知道,去年江宜樺向媒體宣稱台灣《公投法》門檻和義大利一樣是「合理門檻」,以及最近說是「中間偏嚴格」,都是欺罔之言。馬江所謂核四是全國性,攸關全民的重大事項「因此不能適用簡單多數決」,也是毫無根據的自創說法。

比照服貿打消耗戰

不「核」作反抗有理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