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之聲:被官員逼得想衝撞(郭慶霖)

更新時間: 2014/04/28 06:00
北海岸人郭慶霖呼籲政府廢掉四座核電廠。讀者提供

我學美術,在台北工作10多年後,因懷鄉,回故鄉金山。回來20多年,我當過老師,幫老街規劃設計,也做陶、文史工作跟人文體驗活動。
研究文史讓我看到地方的美,也看到核電廠對地方人文生態的摧毀。金山離核一廠2.5公里,核二廠2公里,兩個電廠所在地原本都有個聚落跟學校,一廠還有個鄉公所,聚落很大。可是在那威權時代,為了蓋核電廠,政府強取土地,很多人暑假後,發現同學跟學校都不見了,我後來走訪這些搬走的人。
蓋一廠時,沒前例,迫遷居民流散全省各地,故鄉以前有梯田、山坡跟溪流,現在變核電廠,又不能回去看,讓人心疼。後來二廠迫遷,居民就召集幾個好鄰居買地住一起,沒看到故鄉的土地,至少看到故鄉人的面容。野柳跟萬里旁就有這樣的社區。威權時代,人民無法參與意見,非常可悲。
地方也時時聽到人謀不臧的事。像美國最早發展核工業,政治權力的操作都需要核電挹注金錢,台灣也是。電廠透過包工程的人處理地方選舉,等於透過工程給錢讓地方政治人物選舉,他們當選後就變擁核幫。去年4月,我們北海岸人跟屏東,蘭嶼人成立解決核廢料平台,跟行政院長溝通,就要求調查,那時院長說會請政風室調查,結果也沒有。

不「核」作反抗有理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