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殖民時期台灣司法改革之契機(吳協展)

更新時間: 2017/09/22 05:00

2017年8月12日歷時10個月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落幕,在蔡英文總統主持總結會議後歸納成12項決議,各項改革內容繁瑣龐雜,倘能藉此機會再次檢視不合時宜或落後的法律制度,不啻是邁向更成熟民主法治社會的良機。
18世紀末、19世紀初殖民帝國,處理其與海外殖民地的法律關係,大致採取兩種模式。以法國與阿爾及利亞為例,其將阿爾及利亞視為法國領土,阿爾及利亞享有與母國各省同等法律地位,直接適用《法國憲法》且殖民地得選派代表參與法國國會或內閣。另種模式以英國殖民香港為例,視之為殖民地,另設總督賦予廣泛行政權,英國閣員及議員,對於殖民地總督的行政命令、議會立法事項無修正或廢除的權力。
日本帝國透過甲午、日俄戰爭先後取得台灣(含澎湖)、庫頁島南部等殖民地,在《馬關條約》確認韓國脫離中國獨立5年後,併吞韓國。依照《馬關條約》第5條規定,台灣島上人民於2年內有選擇繼續留下或處置財產遷移境外的權利。最初,日本法院判決認為此三個殖民地均屬《明治憲法》司法管轄範圍,未經帝國議會授權下,此三地殖民地所頒布的法令是違憲的。此三地居民毋有別於其他殖民地,毋須經過歸化即可取得日本人國籍,且後來劃歸內政部管轄,不同於其他東南亞殖民地及佔領之中國部分領地劃歸大東亞事務部管轄。
台灣成為日本第一個海外殖民地後,如何處理母國與台灣間關係成為日本帝國所需面臨的課題,在日本首相監督下倉促成立台灣事務局研究採取何種殖民模式。最終決定採取英國殖民模式,將台灣視為殖民地而排除《明治憲法》中新領土規定之適用。

跳脫移植外國脈絡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