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無權否決台大校長遴選結果嗎?(邱文聰)

更新時間: 2018/02/27 05:00

台大校長遴選爭議,歹戲拖棚地從農曆年前上演至今已近兩個月。一方質疑當選人於遴選過程,未主動自我揭露兼任台灣大獨董、審計委員會及薪酬委員會委員的資訊,導致有利益衝突的遴選委員竟能參與遴選討論與投票,對其他候選人不公,因此主張遴選無效,要求教育部退回台大函報的遴選結果。另一方則嘲諷教育部在此事的處理上,以7道公文追問已「毫無疑義」的遴選結果如何產生,只為揣摩上意而刻意卡管,卻無權否決台大遴選委員會的決定。
主張教育部無權介入遴選爭議的法律上理由,主要是認為《大學法》第9條既已規定,公立大學校長的產生,「由學校組成校長遴選委員會,經公開徵求程序遴選出校長後,由教育部或各該所屬地方政府聘任之」,立法者就是授權各大學的「遴選委員會」,全權決定公立大學校長人選,不容教育部再任意置喙,只有接受並予聘任一途。此一主張看似成理,卻不盡正確。
台灣社會為了掙脫威權的過往,對大學自治的論述與想像,長期來多集中於避免國家公權力對大學自治的侵犯。前校長陳維昭自詡當年校長官派改遴選,其聘任案能不被教育部打回票,標榜的正是這種政治力對大學干預的節制。然而,只強調大學自治在台灣的這段里程,就忽略了大學自治從不是目的本身,而是保障學術自由的一種制度性手段。大學自治若不能促成學術自由的保障,反以學術自由及其公共性為代價,這樣的大學自治,顯然就與學術自由的價值及其所追求的目的完全背道而馳了。

利益威脅學術自由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