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社評論:多數人真的寧要核能也反空污嗎(邱文聰)

更新時間: 2018/12/10 05:00

公民投票是一個國家的公民對公共政策的集體價值決定。現行《公投法》更賦予公投結果於一定期間內具有價值鎖定的法律拘束力。然而一如法律的意義須透過法律解釋予以確認,公投結果也一樣有待解釋。但解釋終究不能咬文嚼字刻意耍賴,也不能望文生義過度解讀。「反空污」與「以核養綠」兩案公投通過的意義,都必須被放置在公投效力期限的制度框架中,小心予以界定。
若不考慮公投效力的期限問題,「平均每年至少降低1%火力發電量」的「反空污」方法,雖可讓火力發電量佔比在2025年減為79.2%,讓空污量較今年少6.8%。但以目前核能除役與替代能源的發展進程,「反空污」到2022年起就會出現供電缺口。火力發電若不分燃煤與燃氣均只減不增,替代能源又尚未能補足供電缺口,在多重限制下,「反空污」與主張廢除《電業法》2025年非核期限的「以核養綠」案雙雙通過的結果,似乎意味台灣多數民意在「非核家園」與「反空污」二者間,選擇後者。

自行衍生民意擁核

法定效力只有2年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