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死了一個「賤民」博士生之後(鄭欣娓)

更新時間: 2019/02/11 05:00

「我的出生,本是一場致命的意外。」羅希特•維穆拉(Rohith Vemula)離世3年了。他不是第一個在印度大學校園裡被種姓歧視逼死的「賤民」(dalit)學生,也很遺憾地並非最後一個。
時序推回2015年9月,當時正在海德拉巴大學(University of Hyderabad)攻讀博士班的羅希特與其他4名安貝卡學生協會(Ambedkar Students' Association, ASA)成員突遭校方勒令停學,理由是他們在校園裡從事「反國家」的極端政治活動。經過幾個月的來回申訴,校方堅持不肯讓步,5人於是在隔年年初被趕出宿舍,同時被警告「不得出現在校園裡的主要公共空間」。
這5名學生都出身俗稱的「賤民」階層。校方對他們的懲處如出一轍地複製了印度賤民長期遭受社會排除的生命經驗——不准踏進高種姓人家的大門、不准與高種姓一起吃飯、不准進入「只屬於高種姓」的公共場域……而這無非是一種殘酷的羞辱。
整起事件的導火線,是同年8月一樁發生在ASA和全印學生聯盟(Akhil Bharatiya Vidyarthi Parishad, ABVP)之間的小衝突。就在眾人以為事情已經落幕之際,ABVP主席卻冷不防地一狀告到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 BJP)議員與黨部高層那裡去,他拿著捏造的就醫證明繪聲繪影地宣稱自己遭ASA成員圍毆成重傷,藉機抹黑ASA為「反國家社團」。

被扣上反國家帽子

正視種姓歧視存在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