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少康傳真:肺癌與核電(趙少康)

更新時間: 2019/03/01 05:00

這幾年我身邊的親人和朋友不少人得了肺腺癌,有的幸運早期發現,有的發現已經很晚難治了。我父親一向對事情很堅持,明明子女都不在台中了,他卻非住在台中不可,說台中天氣好,少有颱風侵襲,偶爾才肯來台北一趟,一來就抱怨台北氣候沒有台中好,住不了幾天就急著趕回台中。
他身體很好又每天運動幾個小時,有一天突然跌倒,安排到台北一檢查,已是肺腺癌後期,基因不對吃標靶藥物艾瑞莎也無效,他是一個個性極強平常身體不舒服也不喊痛的人,但住院時常訴苦說感覺像溺水般呼吸困難,吸氧氣也沒什麼用,我們在病床邊陪伴只能乾著急卻一籌莫展。
幾個月後他過世了,停止了在世時的病痛,到現在每當我想到他呼吸不過來的無助神情,都有一種揪心的痛。
兩年前我媽媽皮膚有問題怎麼看都看不好,還好三總有位皮膚科醫師警覺可能不是皮膚的問題,提醒她去檢查肺部,到榮總一照又是肺腺癌,因為是早期發現,立刻到長庚做質子照射治療,加上基因檢測可以吃標靶藥,撿回一條老命,但體力日衰,生活品質很不好。

應兩害相權取其輕

唱高調難解決問題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