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惠容專欄:法官可以謙卑一點嗎(紀惠容)

更新時間: 2019/04/21 05:00

林奕含「走」了2年了,即便生前她出書《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投射她被補習班老師誘姦強暴,受訪時親口說,「任何人看了這個書,然後看不到誘姦和強暴的話,他一定是在裝聾作啞。」很遺憾的是,司法仍無法還給她一個正義,至今加害者逍遙法外。
去年父親節,勵馨召開記者會,談到12歲的女孩玲玲,國小升國中開始連續7年,被繼父性侵上百次,歷經5年訴訟,28年的刑期在最高法院卻變無罪,即便提供了心理衡鑑報告,歸零法官還是不採信,卻無法以理服人。很遺憾的是,今年檢察官再上訴,最高法院還三審定讞駁回了,這讓受害者完全喪失討回公道機會。
協助移工的群眾組織1年多前控訴檢察官,以移工被害人沒有咬傷加害人陰莖、沒有大聲呼救,來推論沒有發生性侵害,不予以起訴。這位移工因此罹患嚴重的創傷症候群,很遺憾的是,雖經民間團體多方請願,至今仍無法重啟調查。

性侵迷思充斥司法

發展性侵證據法則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