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法官評鑑變摸頭神器(林臻嫺)

更新時間: 2019/04/25 05:00

歷史上有能力向王權(後來的行政權)造反的,通常是法官。最早大概可追溯自1606年英國的愛德華•庫克法官(Edward Coke),他在判決中宣稱國王也應該守法,限縮國王可任意以「叛國罪」處罰人民,導致國王免除他法官的職務,但此權力分立意識啟發了1688年的光榮革命、1689年的權利法案,直到1701年英國通過「王位繼承法」,明文禁止國王將與其相反意見的法官任意免職,史上首度出現法律明訂法官的制度性身分保障,也確立英國法治與民主的基石。
但1648年法國的皮埃爾•布魯塞爾法官(Pierre Broussel),則沒有這麼幸運,他因積極反抗當時馬薩林主教為因應西法戰爭導致國庫空虛問題要求增稅的命令,而遭到逮捕拘禁,最後是因為同樣反對增稅的巴黎市民,以投石器進行武裝暴動,迫使當時攝政的太后安娜帶著年幼的路易十四倉皇出逃,隔年簽下《呂埃耶合約》,並釋放皮埃爾,才平息暴亂。飽受驚嚇的路易十四,嗣後即位成了「朕即國家」的太陽王,首先就是著手削減法官權力,他想出把原由各地「領主」支付薪水的慣例,強行改為由「國王」付酬來讓法官聽命,但數百年後的法國第五共和憲法第64條仍明定:總統應保障司法機關之獨立……法官不得任意撤職調動。

顏色不對哪敢造反

獨立須制度性保障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