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人】在販賣愛情的地方 療癒 席耶娜

出版時間 2019/05/06

席耶娜有兩個身分,晚上是林森北路日式酒吧老闆,客人都稱她媽媽桑;白天是「條通商圈發展協會」理事,這個協會的前身是「五木條通商圈發展協會」,3年前由席耶娜與幾個店家和藝術家創辦,她擔任首任會長,四處奔走,為了振興條通觀光、挽救商圈生意。
席耶娜也有兩個名字,「席耶娜」是藝名,從入行開始,她在一齣歌劇中找到這個好聽的名字,使用15年直到現在;至於本名,幾乎沒人知道,可能連她自己都覺得陌生。

每個酒店小姐的入行幾乎都是一段辛酸故事,席耶娜不是。25歲那年,她是百貨公司專櫃小姐,年輕虛榮的女人到了被奢侈品包圍的環境,等於是把賺來的錢全部還回去,甚至還沒賺到的錢也花掉了,直到信用卡每月最低應繳金額超過月薪。她開始緊張要還錢,猶豫是否要去酒店兼差,最後還是不敵卡債壓力,做了下海的心理準備,她從報紙上一堆應徵「漂亮寶貝」、「桌邊公主」、「日保五千」的廣告中,找了一則寫著「徵服務生,會英日文,薪優,piano bar」,看起來比較正常的廣告去應徵。

那是一間約30幾坪大開放空間的酒店,媽媽桑面試開始就跟她說了工作內容、公司制度和福利,她都聽得心不在焉,最後竟然已經約定下星期上班了。臨走前席耶娜鼓起勇氣,問了心中最想問的問題:「請問我需要出場嗎?」她心中打的算盤是,如果一定要出場,第一次好歹要挑個帥哥。媽媽桑一時意會不過來,突然恍然大悟:「原來妳這麼缺錢喔,可是我們店沒有做這個,要不要我幫妳介紹別家?」這下換席耶娜驚訝:原來不是每家酒店都要做S(性服務)。
在那之前席耶娜就跟一般人一樣,以為所有酒店都是酒池肉林的是非之地。她解釋,酒店依服務客群有分「台式酒店」和「日式酒店」,大家印象中的酒店其實是「台式酒店」,「日式酒店」接待的多是日本商務人士,也常有公司老闆來談生意,所以店面低調,給人神秘感覺。

席耶娜經營的日式酒吧,員工幾乎都英日語流利。

既然不用出場,席耶娜以為只是陪客人喝酒聊天,應該沒什麼困難,結果又在她意料之外。媽媽桑的要求相當嚴格,除了日語需要不斷精進,還要求她們學習花道、茶道和高爾夫球,甚至還請客人從日本帶報紙來讓她們閱讀,以便了解日本的時事,「從來沒想過做酒店小姐還要這麼多培訓!」席耶娜喜歡這些訓練,兼差一個月後就把專櫃工作辭掉,全職當起酒店小姐。
「一個卡奴,進入了酒店行業,難道價值觀不會更偏差?」我問。對此,席耶娜直呼自己太幸運,因為她的同事都是對於未來有所計劃,其中兩位更設定目標,只做3年,存夠房子的頭期款就收手。這兩位姊姊把薪水都存了下來,閒暇之餘就互相切磋支出心得,發薪日看到席耶娜手癢想要刷卡買名牌包,就厲聲斥喝:「不准!如果妳想要名牌包,叫客人送妳!」
她們教會席耶娜很多讓男人付錢的手腕,在她們嚴格的管控下,席耶娜處理金錢的觀念有所轉變。而這兩位同事真的在3年後,趁SARS房市低迷時買下中山北路的套房,再也沒有回來條通。

「來到這個販賣愛情的地方,感情觀不會扭曲嗎?」我的另一個好奇。席耶娜搖搖頭,覺得自己看待感情反而更成熟了,她說這應該感謝媽媽桑的調教。席耶娜回憶,剛入行時在夜店交了一個法國男友,來台灣度假幾天就回法國了。為了見他一面,席耶娜整整存了一年的錢,買了很貴的機票到法國,待了兩個禮拜把錢全花光,回來繼續過著苦哈哈的窮日子。她以為這就是真愛,喜孜孜地跟同事分享,媽媽桑聽了大罵:「Fucking true love,那才不是真愛!他如果真的愛妳,就會幫妳買機票,照顧妳的生活。」當時的席耶娜聽不進去,但時間證明媽媽桑是對的,「以往自己表現得太cheap,男人理所當然不會珍惜」。
多年下來,席耶娜認為,她已看清楚感情是什麼:「沒有好男人這件事情,只有適不適合自己。」別人以為完美的男人,對自己可能是災難,她認為所謂適合自己的另一半,就是「了解兩個人是獨特的個體,願意彼此磨合」。

聽起來儼然是一個愛情專家了,但席耶娜承認自己還是「暈船」了好幾次。酒店裡,時常一個moment感覺對了,不小心就愛上了不該愛的人,有的有家庭,有的十足軟爛男,搞到讓自己失身又失財,「還好我算是恢復很快的人,不會沉溺在傷心中太久」。席耶娜不諱言,在條通看多了「出不去的女人」:「有很多原因,很多小姐是要養家的,當妳收入愈多,漸漸妳會成為家中唯一的支柱,就算妳累了妳想逃妳都沒辦法躲;還有些女生是遇到壞男人,但她又做這一行因為自卑,覺得沒有辦法再認識更好的男人,所以只好屈就在這個壞男人身上。」看著她們的處境,不免懷疑自己還待在林森北路幹嘛?都知道酒店小姐賺的是青春財,當年華老去時,自己還能做什麼?
有一次去日本,客人帶她在東京遊玩,來到一間隱身在公寓2樓的小酒吧(スナック)。席耶娜形容那場景,「小小一間店,只有一個4人桌和一個吧台,牆上都是客人的藏酒。工作人員是一對7、80歲的老夫妻,媽媽桑坐在櫃檯抽著菸,跟客人話家常,爸爸桑在廚房忙著做下酒菜。」她頓時被打中,心想:「好可愛的一間店喔,我老的時候也可以跟我老公開一家這樣的店,讓客人可以進來放鬆,暢所欲言。」回到台灣,在客人的資助下,她開起「日式酒吧」,有別於酒店販賣愛情,她要在這間店販賣友情。

有感在這行打滾多年竟然沒有走偏,席耶娜知道是因為自己太幸運,想要跳火坑卻遇到好的媽媽桑和同事,如果不是這樣,她的人生不知還在何處沉淪。也因此,輪到自己開店當媽媽桑,席耶娜對員工說:「來這裡工作不要只為了一份薪水,你在這裡學到的東西,是以後別人拿不走的,你在這裡認識的客人,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幫到你。」
曾有一個18歲的員工美眉是中輟生,不愛念書,家人一度放棄,進來後因為工作上的要求,逐漸對日文產生興趣,開始主動學習,後來拿到高中同等學歷,還考上大學。美眉的家人有一次跑來店裡,滿腹疑問地告訴席耶娜:「我以為她來林森北路會墮落,怎麼會變這麼乖?」開店10年,席耶娜已經幫助4個員工出去開店,也有5個員工在工作時找到真命天子,結婚時席耶娜就像嫁女兒,開心又不捨。
席耶娜曾問過好幾個媽媽桑,每個人都覺得這個工作是惡魔,每天醒來就要跟它對抗,才知道能像她一樣幸運的人很少。所以她想要站出來,鼓勵那些還在酒國浮沉的姊妹,設定目標,抓住機會,還是有上岸機會。

席耶娜認為條通聚集多元店家,所有性別的人來此都可找到心靈慰藉。席耶娜提供

「條通像黑洞,進來之後就很難出去」,這樣的形容對酒店姊妹是悲劇,對席耶娜卻是一種歸宿感。在她眼中,條通是全台灣有最多元化店家聚集的地方:男公關店、女公關店、男同志、女同志、第三性公關,所有性別的人在條通,都有一個心靈上的依偎地方可以去;全台灣也只有條通有最多店家會說第二語言,她認為,條通具備發展為國際級飲酒觀光勝地的條件,足以媲美香港蘭桂坊或日本歌舞伎町。然而在這裡15年,原本有600多家日式酒店,現在只剩130多家,看著條通愈來愈沒落,讓席耶娜著急。
3年前席耶娜與友人和店家,成立「五木條通商圈發展協會」,開始在條通舉辦活動。跟「台北城市散步」合作帶領條通的導覽;也舉辦場場爆滿的「夜行林森北」,由她領團到條通各式酒店去體驗;每年9月到10月都會跟藝術家合作,舉辦「條通藝術季」,吸引更多年輕人走進條通。能在條通舉辦這些活動實在不容易,很多店家不想太高調,拒絕參加,但席耶娜並沒被挫折擊倒,現在協會改名為「條通商圈發展協會」,更有凝聚力,活動也愈辦愈盛大。
午夜零時是席耶娜最喜歡的條通時光,識途的計程車開始湧進,多年的經驗,她從空車數量就可以知道條通這天的生意好不好。走在條通路上,可以看到店家送客的樣子,小姐用日文對客人說:「謝謝光臨,要再來喔!」席耶娜覺得這一行有點像心理諮商師,常常客人帶著滿肚的陰鬱進來,離開時卻把煩惱一掃而空。看著客人醉步蹣跚地踏上歸途,每個人臉上都掛著滿足的笑容,這一刻,席耶娜會在心中輕聲對自己說:「條通今天任務完成!」

午夜零時是席耶娜最喜歡的時光,從計程車的空車數量她就可知條通這天生意好不好。

◎年齡:40歲
◎家庭:未婚,有男友
◎經歷:
.25歲進入林森北路當酒店小姐,30歲當媽媽桑,經營日式酒吧
.2015年創立「五木條通商圈發展協會」擔任會長,舉辦「條通藝術季」、「夜行林森北」等活動,去年協會改名為「條通商圈發展協會」,擔任理事

《蘋果新聞網》記者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