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潔平專欄:每個人都欠自己一個come out(張潔平)

更新時間: 2019/05/25 05:00

一直記得同志好友第一次向我出櫃的樣子:夜晚的酒吧,他端著酒杯,躊躇很久,彷彿要說什麼,又好像只是在自言自語,空氣曖昧著,凝固著,就這樣過了差不多兩個鐘頭。我也沒有經驗,完全摸不著頭腦。他想說什麼?他是不是有心事?看起來這麼難開口,我該怎麼辦?我坐在對面,也端著酒杯,在漫長的不知所措之後,用一個笑話結束了沉默。

活在真實中要勇氣

繼續堅持保有自己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