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對新任大法官的三個期待(張淵森)

出版時間 2019/06/25

二、被封印的463件:大法官收到案件後,會先分由3人1組的大法官審查小組審查,審查小組作成審查報告後,再提請大法官全體審查會議審查或逕提大法官會議議決。以今年4月底的未結件數684件為例,已提審查報告的有221件,未提審查報告的有463件。有提審查報告的案件才會出現在大法官網站上的待審清單中,但並沒有相關規定規範審查小組受理案件後,應該在多久之內提出審查報告,外界也無從得知到底審查小組究竟受理了什麼案件?又把案件放了多久?
事實上,聲請案被鎖在大法官的櫃子裡4、5年以上,未作成審查報告的所在多有。筆者認為,目前的環境下,強制規範大法官在一定期間內作成解釋或不受理決議,恐怕不宜,但應規定審查小組應於一定期間內提出審查報告。大法官處理案件有輕重緩急,一年半載未作成審查報告尚能理解,但放了3年、5年就實在說不過去了。
將於2022年施行的《憲法訴訟法》同樣設置3位大法官1組的審查庭,先行審查案件,但沒有規定審查庭應該在多久期間內將案件不受理或送交憲法法庭,難保案子不會被遺忘在暗無天日的鐵櫃裡。
三、改變過往意見時應詳為說明:在2016年,大法官人選在回答民間監督大法官人選聯盟的問卷時,有5位表示他們支持法官可以對判例聲請釋憲。但遺憾的是,在今年1月大法官處理法官對判例聲請釋憲的案子,以法官不得對判例聲請釋憲而不受理。當初那5位大法官卻沒有人提出不同意見書,外界無從知悉他們是改變見解?還是只是因為公務繁忙而未提出不同意見書。
筆者認為,大法官並非不可改變法律見解,但大法官應負有義務說明為什麼現在的意見與過去的意見不同?原因為何?對於解釋或不受理決議有哪些部分不贊同,也應說明其立場,以昭公信。民間監督大法官人選聯盟今年也提出了17題的問卷請大法官人選回答。說實在話,在選任時提問卷,後續卻沒有去追蹤大法官是否有落實其回答的內容,問卷只是淪為作文比賽罷了。

台中地方法院法官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