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親職教育宜推不宜廢(王昌國)

更新時間: 2019/06/25 05:00

拜讀紀惠容執行長23日《反對司法「強制」親職教育》一文(下稱紀文),該文強調應推廣「支持服務」,而不該採用齊頭式的「強制」親職教育,不僅可能造成司法權力壓迫,甚而演變為災難式的懲罰條款。本文認為如果能在立法上及實務上,做更細緻的修正及操作,應能有效預防流弊,發揮更大的功效,本文建議如下:
一、讓法院能自由決定是否進行親職教育:例如在父或母已行蹤不明、須在監服刑多年等的案件,此時應著重迅速地選任親權人,若仍要強令上課,實益甚微;另有異國婚姻的當事人,因語言隔閡上課如鴨子聽雷,要求上課無異強人所難。如果能賦予法院裁量權,並透過社福機構的適時介入與協助,反而能促使法官注意弱勢家庭的困境,並做出較佳的策略選擇,實有利而無害。

罰錢督促備而不用

提高諮商品質效能

BannerBanner